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6 盟主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246 盟主

    就眼下这情况,皇帝说御驾亲征,可是连个影子都没看到,搞不好是怕了,不敢来,想让陈奇瑜先把流贼打得差不多,再来摘下桃子!

    而明面上已经看到的,所谓的御林军都分布在各处,比如洛阳,襄阳等大城池内。原本兵力就不多,还如此分散开来,更是让众多流贼觉得,压力不大。

    对此情况,他们其实也已经习惯了。

    朝廷最怕他们乱跑,因此,就必须围追堵截,兵力就会分散开来,四面八方都要有军队才行。

    可如此一来,就算两边原本的兵力差不多,但是,流贼这边,可以决定大家一起往什么地方攻,就等于说是:官军有四万,分守四方,就是一个方向一万人马。可流贼的四万,却能往一个方向拥,就等于是四打一了。

    虽然实际情况要考虑非常多地因素,但简单的兵力对比,却是最直观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们不再从一开始那样感觉到压力很大了。甚至他们觉得,这会儿应该是陈奇瑜那狗官感觉压力很大了!

    如今,汇聚在湖北这带的流贼各部,是越来越多。所谓蛇无头不行,自然而然地,绿林盟主会议,被这些流贼再次提到了议程上来。

    以前的时候,在流贼刚刚闹起来的时候,也有过这事。那个时候,王嘉胤就是他们的盟主,因为是王嘉胤在府谷的造反,是属于最早的一批,也是没有被马上镇压下去打出了名声。

    不过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王嘉胤被杀,各地流贼被围剿地各自逃命,也就没有所谓的盟主一事了。

    但如今,好歹是皇帝亲自御驾亲征,这么多路流贼,总要有个领头的不是!

    一时之间,各家都在吵着,一旦联合起来,到底谁来当这个盟主会比较合适!

    “我家八大王是这次最先造反的,就应该是我家八大王来当这个盟主才合适!”

    “话不能这么说啊,盟主是要带着我们打胜仗的,我们当家的才适合当这盟主!别的不说,曹操,魏武帝知道不,我们当家的人称曹操,这就足以说明了!”

    “呵呵,那我家当家的已经是王了,扫地王也是王啊,也该当个盟主啊!”

    “那闯王呢?我家的也是王啊!”

    “我们当家的,人称过天星,那是天上星宿下凡,最应该当盟主的!”

    “……”

    口水仗首先从各路人马的小弟中开始互喷,然后慢慢地开始蔓延,小头目之间也开始争论起来,针锋相对的,越吵越闹,甚至有些脾气暴的,说到后来,嘴巴不行了,就开始动拳头,连动刀子的都有。

    之所以这么激烈的争夺盟主之位,自然是有原因的。

    上一次的盟主,那是为了逃命,一起行动,统一号令,加上王嘉胤比较特殊,因此抢得人几乎没有。

    可是,这一次的盟主,那是领着优势兵力,至少他们这些流贼自己认为,是优势兵力和朝廷官军打仗。而且,这一次,皇帝御驾亲征的情况下,要是谁能打败官军的围剿,那声望绝对不是任何人能比的了。

    另外就是,这一仗要是打好了,不但可能打死皇帝,甚至还可能因此得了天下。万一,就是说万一的情况下,要真能得天下的,那肯定是盟主最有资格来坐天下了!

    在后世文明程度已经相当高了的情况下,都还有新闻,说有一对夫妻假设中奖了该怎么花这笔钱,结果吵了起来最终搞得要离婚。从这事上就能看出来,流贼为了可能存在的天大好处,这时候要争抢这盟主之位,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个时候要是不争,那万一呢,万一真得打败了官军这一次的围剿,然后就一帆风顺,赢得了天下怎么办?

    于是,谁也不让,谁都要抢上一抢。

    这个事情,越争越凶,终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闹出了人命,差点又称为内讧的导火索,这才让各路大头目们发话,底下人不要吵了,由他们来开会议事决出这个盟主。

    然后,又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浮了出来。就是这个议事的地点,选在什么地方!

    别看他们互相之间都是称兄道弟,平时也不是没有聚在一起议事过。可如今关系到未来有可能会坐天下的巨大利益,那就肯定会担心自己要是去了别人的地盘,有人就有可能会起黑心,趁机下黑手。

    因此,这些流贼头目都想把议事的地点设在自己的地盘内。新一轮的争吵,又开始了。

    反正各家都能找出各家的理由,谁也说不服对方。

    也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崇祯皇帝的八百里加急旨意终于赶到了襄阳府。

    流贼突然势大,更为关键的是,左良玉的突然造反,甚至还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了两座县城,对于已经被治罪过一次的陈奇瑜来说,还是有相当压力的。

    哪怕他和皇帝聊过,觉得皇帝和以前不一样了,可心中的压力还是不减。虽知道如今英明的皇帝,又会不会突然变回去?毕竟皇帝其实还是那个皇帝,又没有换过人!

    能让他有点安慰的是,至少锦衣卫百户一直陪在他身边,应该知道他确实已经在尽力。且流贼那边,就是怕他陈奇瑜,想靠阴谋诡计搞掉他。因此,这个消息到了皇帝那边,如果有人想要弹劾他的话,他相信皇帝应该首先会考虑,这个弹劾他的人,是不是被流贼给影响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陈奇瑜感觉自己必须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至少杀败一路流贼。有了战绩在手,皇上那边也就能交代得过去。

    因此,这段时间内,陈奇瑜也在紧锣密鼓地部署,因为有了刘国能这个内应,他大概知道流贼目前在忙什么,就准备出动勇卫营,看能不能趁这个机会出其不意地打上一仗。

    他正在部署着时,就听到禀告说,八百里加急,皇帝有旨意到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奇瑜第一时间,心中就稍微惊惧了一下。他想着,该不会是皇帝知道这边流贼势大,不满自己无所作为,就催着自己出兵了吧?

    心中这么想着,他就连忙安排接旨的事情。

    这一接旨,明白了皇帝的意思,让他真正地震惊了好久。

    陈奇瑜怎么都没想到,皇上竟然根据这边的情况,正确地推导出了目前的形势,并交代他,示敌以弱,稳住流贼,不给流贼以压力,先让他们闹着。另外,河套的土默特部已经全歼,等皇帝领着精锐南下,再一举歼灭之。

    旨意中还特意交代,让锦衣卫百户刘越隐姓埋名,跟到刘国能身边去。不要让刘国能再派人出来联系,以免次数多了暴露刘国能。至于如何传递消息出来,皇帝自会处置。

    有的时候,陈奇瑜一直觉得,自己身边有皇帝的密探,要不然,皇上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可是,他从时间上来推算,似乎又说不通。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皇上的推算能力非常强,往往能从一点蛛丝马迹上就推算出将来可能发生的情况。

    这个能力,实在太过逆天了,简直比古之诸葛亮都还要厉害!

    对此,陈奇瑜不得不服!

    同时,他也暗暗松了口气。因为从这份旨意上看,皇上早就算出了左良玉可能会造反,这一切,不是他陈奇瑜不尽心,而是敌人太奸诈,事发突然,怪不得他。

    而如今有皇上在外围开始布大局,就犹如一张天罗地网开始慢慢地收缩,可网里的鱼却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张大网已经开始兜他们。此战,一定要按照皇上的意图来做,等皇上领着精锐突然出现的时候,那些流贼就来不及流窜了!

    这么闲着,陈奇瑜便重新开始调整部署。主要的军力,开始慢慢地往南移动,堵住流贼可能南蹿的可能。至于东面,他亲自在襄阳坐镇。西面已经不用管了,本来入川的道路就险,如今又有川中精锐去堵路,流贼根本不可能再入川。

    锦衣卫百户刘越自然也看到这份旨意,知道他的新任务是什么。对于他来说,这事虽然有危险,可同样也意味着可能会有一份大功在等着他。还不用往外送消息,就减少了暴露的可能,因此,就很快去做准备了。

    而对于这边的变化,流贼基本上没有发觉,还在吵着有关盟主的事情。

    最终,流贼们决定,各自带了一千人马,到武当山下的黑虎庙会盟。

    这个决定一下,顿时,各路流贼都带着自己的精锐,浩浩荡荡地往黑虎庙出发,就以黑虎庙为中心,各自扎营,然后才是各家首领带着五十名护卫,进入黑虎庙正式开始商讨结盟之事。

    一路上,不管是谁,都是好脾气,见了人,就亲切地打招呼,诉说以前一起并肩战斗的岁月时光。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这些流贼都是一团和气,那会想到,为了盟主之位,口水都快喷干了。

    不过,等各家首领在黑虎庙里正式碰面的时候,那些具有明显实力来争盟主的,就又开始有火药味了。

    “知道朝廷官军为什么越来越弱了么?就是因为我在前几天一把火烧了皇陵,动了朱家的龙脉,也才有了我们义军的旺盛!说起来,还都亏了我的那把火啊!”张献忠才落席,就大声感慨道。

    一听这话,罗汝才立刻就不服了,马上就说道:“真要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会在谷城投降朝廷?这可也是在火烧皇陵之后啊!”

    “对啊,这次重新造反,还是我们五营人马在均州响应,暗中合兵,才击败了朝廷官军。”惠登相也立刻跟着驳斥道。实在时候张献忠这厮的那把火,确实让他名气大振,而且又是这次起事的第一人,不联合打压他的话,盟主归他的可能性最大。

    说到这里,惠登相瞧了在座那名盔甲鲜明的人,不由得又嘲笑着说道:“看看,这位是可以作证的,要不是我们兵力突然大增,他可不会丢盔弃甲的跑路,对不对!”

    他说得这人,就是已经当了流贼,同样有志于盟主之位的左良玉。此时听了,他也不闹,城府还是有一些的,既然话题已经牵扯到他,他就开口说道:“其实,你们难道没看出来,那一战是我故意放水的么?”

    不要脸的随口一句,然后他又马上说道:“你们一点都不了解朝廷官场上的事情,只有我才是最了解的。如果你们愿意奉我当盟主,我可以保证,带着你们攻打官军的薄弱之处,离间朝廷关系,就算最后要拿下大明天下,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事后我也保证,绝对不会亏待大家……”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自成就拍案而起了,指着左良玉喝道:“闭嘴,你说,你杀了我们多少兄弟?而且你身为朝廷官军,却在干着杀良冒功,劫掠百姓的事情,就你这样的人,还能成大事?我都不知道,何以众位兄弟会接纳你,要我说,就直接把你干掉了为兄弟报仇才是!”

    他提出了“均田免粮”的口号,已经开始注意收买人心,其中之一的宣传,就是朝廷官军的残暴,而所用的例子,就是左良玉的军队。

    原本比较有名气的,形同贼人的官军,还有另外的祖宽所部。可是,祖宽那厮,已经被皇帝“咔嚓”了,罪名就是祸害百姓。因此,李自成在这些天都是重点宣传左良玉来的。

    可是他来了之后,没想到左良玉竟然成为他们一伙的了。对于他来说,这是非常不乐意的。

    刘国能就站在左良玉的身后,听到这话,立刻指着李自成骂道:“你有什么资格来抢这盟主之位,被朝廷官军杀得只剩下十八骑,逃进了商洛山中。要是你当了盟主,搞不好把我们各路义军都给祸害了。就你,还没这个本事!”

    “……”李自成听了一愣,一时之间还不了嘴了。这确实是他的短处,没法反驳啊!

    张献忠听了,也跟着说道:“要不是我先举义旗,吸引了朝廷官军的注意,你估计还躲在商洛山中不敢出来吧?盟主这个位置,还是要有本事,有担当的人坐才可以!”

    左良玉见刘国能成功转移了话题,不由得高兴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没有说话。

    李过一听,立刻大声争辩道:“你们谁有我叔的眼光?要想得天下者,必先得民心。我叔提均田免粮,获得无数百姓拥戴,短短几个月内,就坐拥大军五万不止。”

    “话说得漂亮有什么用?口号谁不会喊啊,我们也会,可是这会儿,哪有那么多的粮食,我们怎么的,都要顾着自家兄弟先吧……”罗汝才说到这里,忽然心中“啊呀”一声,顿时想起了一个问题。

    246 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