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0 不好,中计了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230 不好,中计了

    黄土高原上尘土滚滚,老远就能看到,稍微有点经验的,就知道那边有很多人。如果再近点,能听到如雷马蹄声的话,就知道是有非常多的骑军在行进。陕北边军是不可能有这么多骑军的,唯一的可能,就只能是塞外鞑子入关了。

    只是隔得很远,就有夜不收立刻飞报回报,蒙古鞑子的大概位置。源源不断地消息,反馈回去。

    不过,鞑子这边就有点郁闷了。就见古禄格带着点疑惑问图尔格道:“大人,前面就是安塞了,可为什么我们一路过来,就遇不到一个明人呢?”

    以前的时候,他们也入关过的,但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感觉有点反常。

    不过,图尔格却没有怀疑,当即解释道:“我出关的时候,一路上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偶尔一些,也都是匆匆赶往那些城镇。听他们和官军交谈,都说路上有流贼,实在没办法才出门。”

    说到这里,他又回头一看身后卷起的尘土道:“就算是少数一些人,看到我们这动静,估计也躲起来了。”

    转回头,看着古禄格和杭高说道:“要是不放心,就把探马再放远点好了。我们尽快赶去,我知道的,安塞那就囤积了不少藩王的物资。”

    听他这么一说,古禄格和杭高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心情便好了不少。不过他们也是谨慎,又传令,把探马放得更远一点。

    等到午后一个时辰的时候,就有探马赶回来禀告了,带着喜气,一看就知道有好事:“族长,安塞那边,明人好像正在赶集,非常地热闹,城里城外摆满了物资。”

    古禄格和杭高一听大喜,来得还真巧了!

    “看看,没骗你们吧!”图尔格也高兴了起来,对左右两人说道,“这也是我要你们直奔安塞的原因,就是我听到了这里要有集市的消息。”

    说完之后,他还是有点谨慎地问探马道:“明军有多少人马,可探听明白了?”

    “大概两千人马,其中有五百骑卒!”探马立刻回答道,看来是花了心思打听回来的。

    图尔格一听,便放心了,又对古禄格和杭高说道:“两千人马,对付陕西北地的流贼是肯定够了。但是,你们全族而来,这两千人马就不够看了吧?哈哈,可以动手了!”

    “还是大人英明啊!”古禄格一听,立刻拍马屁说道。

    杭高也是,一边送上马屁,一边让他的人赶紧跟上。

    土默特部左右两翼的这些强盗,听到说前面安塞那边,明人正在赶集,有好多物资时,都兴奋起来了。肚子不饿了,嘴巴也不渴了,浑身都有了力气,连尿尿都忘记了。

    “快快快,不要让明人反应过来,躲进城里去了!”

    “对,我们冲过去,让他们躲都来不及躲!”

    “要我说,就赶他们入城,让城门没法关上,我们就能一口气攻进城去了,多方便!”

    “……”

    图尔格他们这些领头的,其实也是这个想法,立刻传令,先保存马力,等离得近了,就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安塞,抢他娘的。

    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之后,安塞在望,行迹即将暴露,再小心也没用了。

    于是,图尔格一声令下,古禄格和杭高分别领着自己部族的人,比赛似地冲向了安塞。

    “雷声”突然大作,狂风暴雨一般突然降临。就在这些蒙古强盗的视野内,他们欣喜地发现,那些在赶集地明人乱成了一团,货物都不要了,全部都往城里拥去。

    “哇,我看到一口锅了,哇哇,我要了!”

    “好多绸缎啊,这下能有新衣服了!”

    “……”

    这些蒙古强盗们,一边施展着他们高超的骑术,一边心中喊着,同时眼神中冒着贪婪的光芒。

    让那些想抢女人的蒙古强盗们遗憾地是,等他们冲近的时候,那些明人已经全部逃进城里了,在城外只留了一地的货物。

    上万骑军,就犹如洪流一般,“轰”地到达了安塞城外。只是眨眼间,这安塞城外就立刻成了各种骑术的炫耀场合。

    一个个鞑子,骑在马上,随手就能抄起地上的货物,锅碗瓢盆啊,绫罗绸缎麻布啊什么的,都不带闪了腰的。

    城头上,明军的火铳开火,弓箭射击,然而,压根就挡不住这些强盗的热情。

    图尔格对于城外那些货物,压根就看不上眼,离得近了之后,他首先就注意观察城头上明军的动静。他发现,弓箭射得很乱,火铳有一发没一发的。

    于是,他立刻就估算出来,城里明军不是精锐,且数量也就这样了。

    这么一来,他就放心了。

    图尔格左右看看,顿时,就有一种骂娘的冲动。堂堂大清封得都统了,竟然看到这么一点货物,就跑得连人影都不见了!

    等了好一会之后,他才看到古禄格和杭高满面笑容地回来。这一见之下,他就又有一种冲动,上去就扇他们几个大耳刮子,就这点出息?!

    然而,在这里还得靠着这两个都统的兵力。因此,图尔格只好强忍着心中不快,立刻对这两人说道:“趁着城里现在正乱着,立刻组织攻城。否则等城里有了秩序,就要难打多了!”

    一听到这话,古禄格的笑容顿时没了,苦着脸说道:“大人,您看我们右翼先攻打得关口,那这攻城,是不是要轮到左翼了?”

    杭高一听,这怎么可以!真要说话时,却听图尔格先说道:“那就左翼立刻组织攻城,先登上城头的,里面货物得八成!”

    一听这话,顿时,杭高立刻改口说道:“遵命,大人!”

    “大人,我右翼也不能只看着不动手,既然来了,肯定也要出力才对!”古禄格的眼神中冒着贪婪之色,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所说,振振有词地大声说道。

    图尔格才不管他们抢不抢战利品的,只要能打下明国的城池,祸害更多的明人,那就是他的目的。

    于是,土默特部左右两翼立刻开始组织底层牧民攻城,只是简陋的攻城方式,弓箭掩护,人梯爬墙。亏了陕北这边的城墙不高,要是换了京师那种城墙的话,估计他们就得哭了。

    可就算安塞的城墙不高,城里的明军似乎回过神来,已经开始有阻止的守城。弓箭手,火铳兵,每每动手,都是一群强盗倒在城墙下。

    时间慢慢地过去,伤亡慢慢地增多,可是,这些河套强盗压根就没一个能攻上城头。甚至在城头守军有序地防守之下,连反击的能力都弱得可怜。

    在不远处督战的古禄格和杭高,一开始还兴奋地脸色,慢慢地就变了。虽然那些底层牧民死一些,他们也不心疼。可是,死得多了,会影响部族的生存,那他们就不得不介意了。

    那些底层牧民久攻不下,又看到死了那么多同伙,他们也是人,就不想攻了。一开始还是磨洋工,到了后来,索性就退了,就没有一点所谓顽强的斗志。

    这个时候,图尔格毕竟是久经沙场的鞑子,他明锐地感觉到不对了。因此,那些土默特部人从城下退走,他也没去管。只是皱着眉头,紧盯着城头,心中紧张地考虑了起来。

    土默特部左右两翼的强盗,看到城墙下,留了一地的尸体,还有没死的那些,躺在那里哀嚎,顿时,之前还嗷嗷叫地士气,一下就变成了死气沉沉。

    他们是来抢东西的,不是来送死的。如今眼前所发生的情况,和他们所期待的相差甚远啊!

    忽然,图尔格一声惊叫道:“不好,我们可能中计了!”

    刚回到他身边,还没来得及诉苦的古禄格和杭高,迎面听到这句话,吓得脚一软,差点就没站住。

    他娘的,你说入关来抢东西正是时候,怎么这一转眼,就说中计这种让人听了要吓死的话出来了?

    他们还没来得及问情况,就听到安塞城里头,忽然响起了震天的鼓声。

    “咚咚咚……”

    是很多面鼓同时敲了起来,声势浩大,每一下,似乎都敲在人的心里。

    与此同时,安塞的两个城门,几乎是同时打开,一队队明军排着整齐的队列,开出城来。只是一出城,就摆出了攻击阵型。动作之快,阵型之严整,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明军。

    与此同时,城头上,忽然推出了一门门的火炮。黑黝黝地炮口,就冲着城外密密麻麻地蒙古强盗们。

    就在炮口露出来的同时,就见一阵硝烟冒出,随后才听到“轰轰轰”地声音。

    只这么一会功夫,不少蒙古强盗就看到身边的同伙,不少人连人带马被犁开了,一条条地血沟,就出现在他们的身边。

    其实,实心炮弹,压根就打不死多少人,肯造成的心理震撼,却是非常大的。

    一看到这个情况,城外的这些土默特部众压根就没等军令,立刻调转马头,转身就跑了。

    而图尔格看到明军出城,且在步军的后面还有骑军,城头上又竟然出现小小安塞绝不可能有的那么多火炮时,他就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中计了。

    加上一条血沟就在他不远的地方,吓得他也没有再停留,连忙转身跟着跑了。不管怎么样,他是再也不像当明军的俘虏了!

    土默特部的强盗们,来得快,退得更快,但是,那些已经下马的强盗,却没有那个机会上马逃走,立刻被明军步军咬上了。而明军步军后面跟出来的骑军,则尾随追杀。就犹如草原上的狼群,在追赶着无数牛羊一般。

    图尔格在逃跑的同时,转头看到这个情况,有心想阻止军力杀个回马枪,把区区明军的这点骑兵吃掉。然而,他发现土默特部压根就没有一点战意,只是在和同伴比赛谁跑得更快,让他根本就没法去实现他的意图。唯有心中骂一声烂泥扶不上墙,而后默默地跟着大部队一起逃命!

    跑出了几十里之后,发现后面的明军没有被甩掉了,土默特部的强盗们终于松了口气,亏了自己这边都是骑马的,打不过还能逃得了。

    也到了这时候,古禄格和杭高才回到了图尔格身边,一个个地都脸色不好看。其中古禄格一见面,就问图尔格道:“大人,你为什么说中计了?”

    “是啊!为什么说中计了?”杭高也跟着问道,“会不会是我们刚好踢到了铁板上?想想看,明国这次的赶集,肯定是有军队保护才好的吧?”

    图尔格一听,不由得心想,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这么想着,抬头看看土默特部的士气,他决定暂时相信杭高所说。不过他正要说话时,忽然听到队伍的东边方向传来了骚动,随后就有喊杀声传来。

    顿时,三个头目都不约而同地转头看过去,东边方向是安定城,不是安塞啊?

    “不好了,有埋伏,明军杀过来了!”

    带着慌乱地喊声,此起彼伏地喊着,让这三个头目不由得都吓了一跳。不清楚东边明军的规模,只是看到那边的土默特部又开始逃命了。这种情况下,就算有军令,也没法传递下去了。

    得,如今之计,只有跟着一起逃了。

    可是,他们逃了还没多久时间,忽然,西边方向,又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声音:“西边也有明军埋伏,快跑啊!”

    西边是保安州方向,不用说,肯定是那边的明军了。

    此时此刻,图尔格心中绝对可以肯定,自己确实是中计了。要不然,明军不可能这么快反应过来。毕竟从之前的地图上看,安定、保安都离这边有点远,要不是事先准备好了,根本不可能这么快杀过来的。

    这次入关,算是又完蛋了!

    他娘的明狗,怎么这么奸诈!

    更多的细节,他都来不及去想,唯有先逃了命再说,这一点,和土默特部的这些强盗都是一个想法。

    幸运的是,半个时辰之后,天就黑下来了。

    古禄格和杭高粗略一估计,顿时心中非常地苦涩。还在一起的,大概只有一半人马了。那另外一半人马,不是跑散了,就是被明军给俘虏或者杀了。

    任何一次入关,都没有这次入关的损失来得多。不是说好了明国边军都调南边去了么?不是说好了这次入关,可以放开了抢得么?

    如此大败,让他们两人的脸色都非常不好看。甚至都不顾忌图尔格的身份,纷纷跑来问他道:“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损失这么大,无论如何都要给族人一个交代才行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两人才忽然想起,眼前这个固山额真,并不是百战百胜的大清勇士,而是被明军俘虏过的败卒啊,自己怎么就那么相信他了呢!他真要有本事,也不会被明军俘虏了吧!

    230 不好,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