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0 陈奇瑜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210 陈奇瑜

    就比如商人,其实也有在旁观的,也有听说了的,知道之后,免不了酸溜溜的。

    在已经富裕起来的商人面前,工匠群体,其实更多的只是他们的利润来源,他们的压榨对象。虽然早就有说士农工商的排序,可在银子面前,除了士这个阶层之外,商这个阶层已经是完全排在农工之前了。

    然而,如今的情况却是,朝廷又一次明确了工匠这个群体,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去处,就是去为皇家服务,不但有俸禄可以领,甚至还可能得到爵位,这可是商人这一阶层梦寐以求的。毕竟他们不缺钱,缺得是地位。

    其实,到明末这个时期,商人的地位,因为钱财的原因,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甚至许多士人都弃儒从商。商人这个阶层,他们有钱,往外砸钱,摆阔绰,要脸面,结交权贵,买土地,成为地主,成为士人追捧的对象等等,可是,不管怎么样,至少在朝廷层面,他们的地位其实还是没有变的。

    反而因为爆出了通虏谋逆的晋商一案,据说皇上对于商人,特别是有钱的商人有很大的意见,正在酝酿措施,要限制大商人,防止出现另外一群商人,因为贪婪,为了获取更多的钱财,从而走上类似晋商的老路。

    对于这一点,朝廷上下,没有人敢反对。因为,晋商的例子,刚刚有过。所有人,都恨晋商,也就恨类似晋商这样的商人。这一点,至少在京师这里,是没有人有任何怀疑的,那条锄奸街就是明证。

    对于皇上有可能会颁布的这个旨意,有人猜测,很可能是新任保定总督卢象升在原本宣大总督任上所实施的因粮之策。因为卢总督的这个因粮之策,就是针对富人的,让那些晋商非常地难受,甚至都为此不惜派人去害死卢象升的父亲,让他丁忧离任。

    他们有理由怀疑,卢象升会是皇帝制裁商人的急先锋,这一点,等看卢总督上任之后,就能知道一二了。

    对于京师商人的担忧,崇祯皇帝其实都知道。如今的厂卫,早已恢复对京师的全面监察。就如京师的物价,东厂也已经履行原有的职责,一天一报;因此,民间士林对于新政策的言论,自然更是不会遗漏了。

    崇祯皇帝听到外面的言论,心中却是高兴。因为有关的这个风声,就是他故意让厂卫放出去,对舆论所做得引导。要不趁着这次严惩了晋商的机会,多捞点好处,就太亏了。

    事实上也是,对于大商人,历史已经证明,必须要限制。北方的晋商虽然倒了,可南方还有盐商,都是聚集了非常多的财富,对于大明是不利的。

    至于工匠的这个制度,在公开之后,不少官员也是有反对的。然而,在卢象升等人的建议,已经有过一些补充,倒也能安抚读书人出身的这个阶层。

    也就是说,如果有士人从事工匠的手艺,做出重大贡献的,照样可以获得对应的爵位。

    事实上,大明确实有许多官员,因为仕途不顺,或者因为自己感兴趣,就在研究匠艺。可以说,很多创造发明,其实不是工匠本身这个群体所创造,而是士人的功劳。毕竟士人这个群体,比起工匠,钱多,有学问,出成果的可能自然就大。

    比如,崇祯朝当过兵部右侍郎的毕懋康,就在崇祯八年,刊发过《军器图说》,里面就有改良过的火铳,称之为自生火铳,在后世,有个非常普及的名字,叫做燧发枪。

    原本的崇祯皇帝虽然知道这自生火铳比火绳枪要好,但是,因为击发装置要精钢打造,否则不容易打出火星,容易哑火,最为主要的是,造价比火绳枪贵多了。穷死了的崇祯皇帝,当时自然就没法制造这种自生火铳,更不用说配给军用了。

    可以说,毕懋康在火器上的成就,比起大明的那些枪匠之类,就要大多了。

    如今正式颁布的,仿造先秦的爵位,分为初级匠人,中级匠师,高级匠师,专业匠师,大师,宗师,大宗师。

    一如秦朝军功爵位,每一级匠人等级的提升,都是有对应福利的。最实惠的,自然是俸禄和田产,随着爵位晋升,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到高级匠师的称号之后,就可以见官不拜的特权。比如高级匠师,在七品以及以下官员面前,就可以见官不拜了;专业匠师,则在正五品的知府及以下官员面前,可以见官不拜;大师是正四品,宗师是正三品,大宗师是任何官位都不拜,除了皇帝。

    从专业匠师这个爵位开始,对应获得的田产是不用交税的。之前的爵位都还是要交税。而从大师这个爵位开始,还可以免除两个家人的劳役。宗师是四个,大宗师是六个免役名额。

    和普通的公侯伯爵位不同的是,这些爵位都是跟人的,不能世袭,且连降级世袭都不可以。可就算如此,对于匠人这个阶层来说,吸引力还是无比巨大的。哪怕对于读书人,也同样都是。因为一般的公侯伯爵位,只有军功或者外戚才能有。

    在崇祯皇帝颁布的这个新的爵位制度下,这套爵位,其实是不只限于匠人这个群体。读书人等其他阶层,如果有重大贡献,一样可以封大师以上的爵位。就比如毕懋康,崇祯皇帝就已经派人去封赏,封他为火器大师,召还为兵仗局这边任职。

    而毕懋康这个火器大师,是目前大明新出这套爵位制度之后,第一个获得封赏此爵位的人。这个第一,也算是给士人阶层一个脸面,一种安慰。

    就目前来说,全大明的匠人,要想获得爵位,还只能为皇家做事才可以。从大道理说起来的话,整个天下都是皇上的,所有人都是为皇帝做事,因此为皇家做事才有爵位,也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不止京师这边,包括全国各地,这个布告也都有发出去。且告示上有注明,只要是匠人,任何行业的都可以。觉得自己的技艺可以,或者藏了祖传技艺,可以趁这个机会卖给帝王家。

    自从布告出去之后,京师中的匠人,当天报名的都排起了长队。对于这个情况,崇祯皇帝自然是很欣喜地,他的目的,可不只是为兵仗局招收熟练的匠人,而是集结全国匠人,完成一次匠人技艺的传承,也就是成立大明版的某某技校,形成一个系统的匠人官学体系。有学徒,有匠师,也有研究创新的宗师等等。

    崇祯皇帝有理由相信,自己把这技校带上正规之后,大明各方面的生产能力会提升好多。当然了,这个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还需要时间。

    想着这个,他又看向御案上挑出来的十来份奏章。这其中,有已经去履职的左应选、陈弘绪的奏章,也有贬官降职的方逢年的奏章,都是这次被建虏肆虐地区来的奏章,到了这个时候,方方面面的统计才算有了个结果。

    可以说,建虏入关一次,对大明关内的这些地方,造成的破坏是毁灭性的。经济损失,更是无法估计。这是真正地捅大明放血的狠招。就算没有天灾,像这样的放血,大明这个巨人也经受不起几次的。更何况,如今又有天灾,而且还被捅了四次了。

    看着这些奏章,崇祯皇帝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不能再让建虏侵入关内了!”

    而这,也是他早就想好,要派卢象升这个文武双全的股肱之臣去恢复东江镇,牵制建虏无法离开辽东的原因。然而,这事说得容易,做起来还是有很多困难的。

    首先,卢象升几乎是独自上任的,他的手下,如今可都是在御马监辖下了。他去了之后,要重新招募新兵进行训练,挑选老兵成为骨干。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动作的。有钱也不行,这是其一。

    第二,恢复东江镇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水师。而登莱水师,因为之前的那些登莱叛乱,也就是孔有德等人的叛乱,损失了大部分,剩下的,也多是被孔有德带了投降建虏去了。也是因此,建虏才有机会渡海而战,把东江的根本,皮岛给打下了。

    如今的登莱水师,完全是名存实亡。虽然崇祯皇帝给卢象升拨了钱,可有钱也不可能立刻变出一支水师来。这也需要时间。无论是造船,还是训练水兵。

    当然了,之前所商议的调福建水师北上是一个办法,但崇祯皇帝没有把握,如今已经是海上霸主的郑芝龙,会听从调遣。毕竟从原本的历史上看,他压根就没有对朝廷有敬畏之心。

    想着这个,崇祯皇帝不由得又回想有关郑芝龙的资料,考虑半饷之后,决定直接给郑芝龙一份密旨,由厂卫快马送去。

    忙完了这个,崇祯皇帝又考虑起卢象升那边的第三个难点。就是卢象升所提出的,要牵制更多的建虏人马,杜绝建虏分兵绕道蒙古的可能,那么东江镇这边的牵制军力,就必须足够强大。因此,一支精锐的机动骑军,就是卢象升所想要的。

    想到这个,崇祯皇帝不由得无奈一笑,大明没马啊!

    为了天津一战,不但征集了整个京师的马,甚至连骡、驴之类的也都派上战场了。不说别的,就如今御马监辖下的骠骑营,其实也只有一半人有战马可用。最为关键的是,还不是什么马都能当战马可用,更高的要求,让崇祯皇帝更是感觉无奈。

    马从哪里来呢?

    崇祯皇帝想着这个问题,不由得把目光看向北边方向。蒙古草原上,确实是有马,可那边是建虏的地盘。

    他正在想着这个问题,忽然有内侍来报,说陈奇瑜在宫外请求觐见。

    原五省总督陈奇瑜之前获罪流放边疆,如今得宣大总督洪承畴举荐,得以重新出山。这是回来向皇帝谢恩,并准备去上任三边总督的。

    一想到这,崇祯皇帝立刻想起,他不是被流放到延绥去了么,那边不就是临着草原。而且他的新任官职是三边总督,也就是总览延绥、宁夏和甘肃这三边的军政大权,问问他,说不定会有办法。

    于是,他立刻下旨,文华殿召见陈奇瑜。

    没过多久,等陈奇瑜进殿见礼时,崇祯皇帝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在原有的崇祯皇帝印象中,陈奇瑜是正当壮年的儒官,很有官相的那种。可此时一见,才四十三岁吧,头发就已经半白了,虽然腰还是直的,可脸上的皱纹却多了不少。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五六十岁的人了。

    不过让崇祯皇帝有点欣慰的是,虽然面相是老了,可精神很好。

    “朝廷正在用人之际,由洪卿举荐,朕决定再给卿一次机会。”崇祯皇帝看着低头而立的陈奇瑜,先开口说道,“三边总督之职,卿可有把握做好?”

    陈奇瑜并没有那种一听就拜谢大恩,连声保证没问题的反应,只是依礼拱手回奏道:“不知可有钱粮下拨?”

    对他的这个反应,崇祯皇帝倒是有点欣赏。要是陈奇瑜为了当官,就立刻应承下来,反而会让他担心。

    因此,他微笑着说道:“朕可以给卿十万两,粮就没有了,需要卿到任之后就地筹集。”

    事实上也是,从京师这边是不可能拨粮过去的,要不然,都不够路上消耗的。

    看到陈奇瑜抬头看自己,崇祯皇帝便又补充道:“朕觉得前任陕西巡抚,如今的蓟辽总督孙卿的清屯充饷做得不错,卿到任之后,可推而广之,无需其他顾虑。懂么?”

    他说这个话,其实就有一层意思在里面。意思是:陈奇瑜,不要怕得罪人,有朕在的。你看看,孙传庭用了清屯充饷,朕很满意,如今更是从巡抚升到蓟辽总督了。

    陈奇瑜从陕西过来,自然知道孙传庭在那边做的事情。在来得路上,也听说了孙传庭勤王之后发生的事情。对此,他其实触动很大。

    叫天说

    试着再写一章,不过可能完不成,明天再看好了。

    210 陈奇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