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6 耗死他们(为打赏100次数加更)
    崇祯窃听系统 作者:叫天

    196 耗死他们(为打赏100次数加更)

    只见这个很大山谷内,一个个简易军帐扎在那里,根本望不到头。一队队身穿红色鸳鸯战袍的军卒,或者在巡哨,或者在站岗。一股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什么时候,这里竟然藏着一支军队?这是尾随过来的这十多个人,回过神来的第一想法。

    看到有一队骑军出了营门,往他们这边而来。不管他们以前胆子多大,反正这时候的胆子已经没了,连忙调转马头就想溜。为首那人,习惯性地按江湖规矩,抱拳致歉道:“对不起,我们认错人了!”

    然而,他们转过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他们的身后,已经有一队五六十骑军卒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对于军队并不陌生,看到过太多的大明军队,又或者是蒙古人的军队,还有辽东大清的军队。因此,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拦住他们去路的,乃是明军中的精锐夜不收。

    就只是那么拦在那里,就让他们感觉到,他们要是试图从那边冲过去,绝对是找死!

    可是,他们自己也知道,其实压根就不是认错人了,这个理由,也只能是蒙蒙三岁小孩而已。

    再者说了,人家躲在这里,肯定有什么企图,不想被别人知道的。自己撞见了,就算不杀人灭口,那也肯定要把他们留下的。

    果不其然,他们试着想逃一下,结果,堵着他们的那些明军夜不收举起了弓箭,火铳。就他们这点人想逃,绝对是不可能的。

    没过一会,一个个都被绑了个结实,而后在一队军卒的押送下,往谷中军营走去。

    先前被他们追得那三个人,看着他们被押过来,其中一人冷笑一声道:“现在知道是谁得地盘了吧?不想死的,一会好好答话!”

    在被押解过来的这会儿,这些人基本上已经回过神了,前后一联系,便知道这支军队大概是要干什么。不过就被要挟一句就什么都招,那也太不够义气了,对不起自家老爷。于是,他们都沉默了。

    他们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侥幸,觉得自家老爷们一个个都是神通广大,这么多年了,还不是越做越大,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搞不好,这支军队回头就被银子给砸回头了。

    然而,等他们到了军营后,就听到他们之前追赶中的一个人,向一个大帐门口的将领禀告道:“大帅,这些都是晋商的人,一路追过来的,说不定更清楚张家口堡里面的详情!”

    一听这话,他们顿时吃了一惊,这个是大帅?总兵?还只是个守门的?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正想着,就听到这个总兵点头说道:“好,东厂的兄弟辛苦了,待本将禀告总督大人。”

    听到这个对话,这些晋商手下顿时又是一惊,这里面是总督?

    军队,东厂,总督,这么声势浩大的阵容,这下老爷们的银子还有用么?

    不一会,在军帐中,洪承畴身穿大红绯袍,端坐在主位,两边都是将领,看到被押解进来的这些人,一个个都身子微微有点颤抖。便知道这些混江湖的护院、打手,压根就没有进过萧杀的军营,只是这气势,就已经把他们给吓到了。

    于是,他便给他们再加上了最后一个稻草,威严地厉喝道:“晋商通虏谋逆,你们是要跟着一起抄家灭族么?”

    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些人所知道的所有张家口堡里面的事情,全都抢着坦白。

    对此,洪承畴没有一点意外。

    其实,在皇上下旨让卢象升回转宣大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一次的事情,不会有多大的问题了。

    原宣大总督陈新甲在京师入狱,山西这边就已经群龙无首了。而卢象升又当过宣大总督,在这里立过威,肯定能把各地主将一网打尽,又让各地军队陷入群龙无首的地步。

    而且,卢象升的亮相,又是一招打草惊蛇,把那些心怀鬼胎的人都吓到一块去商议对策了。

    洪承畴这边掌握得情况和这些人招供的消息一核实,进一步确认没有问题后,他便一声令下,拔营出发。

    他带来的军队,并不用全部都带去张家口堡,勇卫营和骠骑营的总兵,要分成很多部,同时出手,张家口堡附近的万全左卫,万全右卫,万全都司,宣府镇的驻军,全都有问题,都在钦定的名单中,都是要抓捕的。

    洪承畴自己这边,就只带了勇卫营杨国柱所部,骠骑营贺人龙所部共一万人前往张家口堡。这已经是牛刀杀鸡,更多的,是要保证张家口堡里面的物资安全。至于骠骑营虎大威所部,并不在这里。

    其他总兵则带着他们的手下,和监军一起,有厂卫陪同,分别前往各处目的地。

    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候,军队就出现在张家口堡守军的视野内。

    “看,那边,怎么有军队过来了?”

    “是朝廷官军?这是那个地方的军队啊?”

    “宣府的么?看着不像啊!”

    “……”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守兵都只是好奇地在评论着,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毕竟现在又没什么战事,就算有敌人想冒充明军,也不可能如此大规模的。

    不过,当守将被惊动时,顿时就吓到了。

    他是知道城内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因此,连忙下令道:“快,关城门,关城门……”

    “大人,那是朝廷军队,不像假冒的啊!”

    “你知道个屁,快点关城门,否则休怪军法无情!”守将大声吼完之后,又连忙对自己的亲卫交代道,“快,去通知范老爷他们,就说有朝廷军队来了,很可能来者不善。我这里可能拦不住多久,让范老爷们快点应对!”

    说完这些之后,他又想起什么,便立刻又对亲卫吼道:“城内那些可疑的人,统统给我抓起来,敢有反抗一律格杀!”

    一连串地命令下去,城头上明显就有点乱了。

    不但城头上乱,就连城内都影响到了,这种动静,让人第一时间以为是有敌人打过来了。

    范府这边,自然也听到了吵闹声。大堂内,范永斗正和王登库在说着话,至于其他人,则已经回去各自处理各自的事情了。

    如今这个时候是敏感时期,一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不管是范永斗还是王登库,都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立刻停下了说话,转头看向外面。

    范永斗是主人,更是立刻喝问道:“外面怎么那么乱?发生了什么事情?”

    门外伺候着的家丁一听,连忙答应一声,然后匆匆跑开。

    “范兄,我这心里怎么总感觉有点不安啊!”王登库有点忧心的说道,“就有一种感觉,好像那日在京师时候的感觉,真得,很奇怪,就是那种感觉……”

    范永斗紧皱着眉头,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道:“与其在这里等,不如出去看看吧!”

    “好,要不心里还真是没底!”王登库点头,立刻跟着站了起来。

    不过等他们刚走出大堂,就见一个家丁匆匆赶了回来,带着一丝慌乱,向范永斗禀告道:“老爷,范将军派人过来禀告说,堡外来了一支朝廷官军,不知道是哪里的,是冲着张家口堡来的……”

    范将军,其实范永斗府上的家生子,叫范耀思,因为张家口堡太过重要,就砸钱把他砸到了守备位置上,主将刘东明之外的第一人,也就是如今城头上的那名守将。

    听到家丁的禀告,范永斗和王登库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忧虑。

    “……范将军已经下令关闭城门,并抓捕城内那些可疑的人。老爷这边,尽快有个应对。”家丁说完之后,就看着范永斗等待他的指示。

    范永斗听明白了情况,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急忙说道:“做得好,告诉他,堡外军队要不是信得过的,不能放进来。就当有警讯好了,不能开门。要是敢强攻,就不要留手,尽管还击。”

    “是,老爷!”那家丁听了,连忙答应一声,而后转头就走。

    不过他还没有走出几步,忽然就又听到范永斗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告诉他,城头上的守军,每人都赏一两银子,如有战事,另外再加二两,有功者再重赏。要是人手不够,尽管来说,这城里有的是人手可以调。”

    张家口堡是八大晋商囤积物资,最后出关的地方。因此,各家的护院,家丁什么的,都有不少。真要城头人手紧张的话,这些人完全可以派上去,这人数,比起守军只多不少。

    而且这种不让朝廷官军入城的事情,在明末这个时候,已经有发生过多次。远得不说,就近的一次,晋州知州陈弘绪就是个例子。他的胆子更大,连大明首辅说话都没用。回过头来,还得到了皇帝的表彰。

    “对,都好好守城,银子有得是!”王登库听了,也立刻附和道。

    那家丁听了,脸色明显舒缓了一下,连忙答应一声道:“是,老爷!”

    稍微等了下,见范永斗没有交代了,便急急地走了。

    虽然应对措施有了,相信城外明军真有恶意的话,一时半会也肯定进不来。但是,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还要另外想办法来应对才行。

    范永斗这么想着,忽然抬头对王登库说道:“最好是自家的军队有事过来,我们虚惊一场。可是之前发现疑是有厂卫的人在城内,很有可能,情况会比较糟糕。堡里的粮草物资太多,想藏都没法藏。我们须得立刻派人去草原上,就以大清皇帝的名义,让就近的蒙古部族过来解围。”

    “好,那就这么办!”王登库脸色有点慌乱地点点头,他也不再继续待了,连忙告辞走了。

    此时,东门城头,范耀思的脸色有点惨白,以为到这时候,他已经看清,外面那支军队,打着宣大总督的旗号。而张家口堡,是属于宣大总督管着的。

    宣大总督亲自来了,没有理由不开门吧?要不然惹到了卢阎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个时候,他还以为是卢象升来了。

    不过定了下神后,再定睛看去时,却没见“卢”字旗号,而是一个“洪”字,这让他又有点迷惑了。

    正在这时,有几骑飞驰而来,先一步到达城下,向城头大喝道:“开城门,速速迎接宣大总督大人!”

    城头上的守军,顿时都转头看向范耀思,等他下令。

    这大冷的天,又在城头上被风吹着,可范耀思硬是急出了一头的汗。反正这城门,他是不可能开的。可不开的话,怎么回话?

    忽然,他灵机一动,便连忙吩咐亲卫了一句。

    而后,就听他的亲卫向城下大喊道:“我们主将去总督府了,你们要真是总督府的,让我们刘将军过来说话!”

    “大胆,总督大人在此,还敢抗命不遵,不想活了?”

    范耀思急得转头看看城内,又转回头低声说了句。

    而后,他的亲卫又大喊道:“实在是军令难违,将军不在,不敢私自开门。”

    “为何不能开城门?张家口堡守备何在?”

    范耀思听到,又低声吩咐了一声。

    “传闻辽东建虏来袭,不得不关城门。我家守备大人不在城头,请容小人立刻向守备大人禀告一声。”

    在他们说话的当口,城外军队越来越近,前锋都已经开到城下了。

    范耀思急得一头汗,正不知道怎么好时,范府家丁到了,带来了范永斗的意思。

    听到这个消息,范耀思的胆子便大了一分,立刻吩咐下去道:“朝廷军队来了,要是知道我们的事,谁都跑不了。现在只能把他们当贼军看,守好了城,等老爷们在京师想办法化解这个事情。老爷说了,每人赏一两银子,要是打起来,就再加二两,有功劳者,另外重赏!”

    这话一下去,顿时,城头上的守军气势就不一样了。

    一如范耀思所说,这支张家口堡的守军,其实上上下下全都有走私红利可以拿。至于那些不听话的,早就弄死了。甚至是张家口堡里面的人,也全都是做着和走私有关的事情。

    明末所谓的八大晋商,也只是八大而已,至于那些小的,也同样在赶着通虏的事情,只是依附这八家而已。因此宣大总督的军队要是进城的话,谁都不好受。

    就这么着,城头上立刻紧张起来,反正就是不开城门。

    范耀思深吸一口气,感觉真是刺激。他也看清了,城外这支军队,就没有随军带粮草物资,也就是说,这支军队压根不能持久。不管怎么样,先把他们耗走了再说。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就听到城内街上传来打斗的动静,连忙转头看去,发现是自己派去的那些军卒在抓捕疑似厂卫的陌生人。

    196 耗死他们(为打赏100次数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