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2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272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272

    ,就这样占有她、就地正法。

    “我不能舔舔它吗?”罗景敏美眸微张,目光纯真清澈,再次追问着。

    太子气血沸腾,话都差点说不出口。“行,你舔吧!”

    罗景敏像小奶猫似的,伸出柔软娇嫩的舌尖,在他的肿大上又舔又刮。

    太子承受不住这种对待,双手扶在树干上,闭上眼,隐忍着即欲出口的喘息。

    罗景敏不仅是舔吮着他的立根,还用手指把玩着肉根下的囊袋,像是对此物觉得新奇有趣。但是实际上,她清楚明白这是什么,也知道一直刺激此物,会让肉茎受不了吐精。

    但是她舔的口都酸了,太子的命根子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简直就是要逼她放大招了。

    罗景敏启唇,将顶端整个吞含进入,包裹在口腔里头。

    太子终于被逼出难耐的喘息声,扶着树干的手,青筋迸出,身躯带着颤抖,望着罗景敏像是觉得好玩的行径,全然不晓得,她快把自己逼疯了,她在做这动作时,显得特别纯真柔媚,惹人生起施虐蹂躏的欲望。

    太子再三控制着自己的冲动,狠狠压抑住想在这里要了她的念头。

    他感觉自己快到了,想抽离她的口腔时,她却正好揉捏着他的囊袋,把他爽到来不及动作,急发怒喷的体液,都灌进罗景敏的嘴里。

    罗景敏反应不及,被这突如其来的液体给呛着了,不仅如此,她还把它吞咽入喉。

    “赶紧吐出来,别咽下去!”太子晚了一步,见她困惑迷茫地望着他瞧,简直萌得他一脸的血,心口狂跳不止。

    “这不能吞吗?”罗景敏怔怔地说:“可我全吞了。”

    她的行径,把太子给刺激狠了。

    当时太子并没有表现出异常,淡定的给她擦了嘴,整理了自己的衣物,神情如往常一般,将她护送回寺里的宾客房里。

    结果当晚,在香凝服侍她沐浴时,太子爬窗进入。

    香凝见状,立即识相地离开。她暗自腹诽着,太子不是下午刚被罗景敏给榨过一次,怎么晚上又来了?如果只是单纯让罗景敏当抱枕搂着睡,根本就不会这么早来,这天色都还未暗,分明是意图不轨。

    罗景敏几乎什么事都会与香凝倾诉,当然包括今天下午,她终于见到太子出精,还尝到那滋味的事,把香凝听得一楞一楞的。

    她知道罗景敏对那档子事的热情,却没想到,她会对含管这事有兴趣,哪怕是在现代,也有不少女性对此事的反感。她没想到一名身在古代,土生土长的大家闺秀,居然还会主动提出吹萧的要求,太子当时心里一定美死了。

    太子见到她泡在木桶里,缓缓走到她面前,没像之前一样穿着衣服入水,反而在她面前解开扣子,一一除去身上的衣裳。

    罗景敏一见他脱衣服就兴奋,毫无缘由,就是喜欢见到他这种行径。

    大概是因为太子正经禁欲的脸庞,一但脱衣服,就有种特别的诱惑,或是因为他的身材健美壮硕,线条迷人,更有可能,是因为能见到她思思念念的大肉棒。

    总之,罗景敏一见他的动作,就忍不住凑上前,仰首望着他,清丽柔美的眼眸闪啊闪的,盯着他看。

    炮灰女的命运27

    炮灰女的命运

    太子喜爱她直率纯真的眼眸,虽然很多时候他都误判她的真实念头,他本人也不晓得,依然按着自己的猜测,来揣度罗景敏的内心想法。

    例如,他见到此时罗景敏的反应,就认为这是她一见到他,产生心喜的态度,是对他倾心仰慕的意思。

    无所谓他怎么想,反正罗景敏也不会老实告诉他,她就是肖想他的肉体,后来才爱屋及乌喜欢他这个人,反正顺序先后,她自己知道就行。

    他赤裸着身躯,踏进木桶里,搂着她,强势地俯首占据她的唇瓣。

    罗景敏察觉到他不同以往的热情,却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不过她乐见其成,迎合着他的行径,将手环绕在他的颈子上。

    他的手指在她的腿间揉搓时,几度触及她的媚穴,却擦身而过,罗景敏不甘地挟紧双腿,将他的手牢牢钳在腿间。

    “疼了?”他误会她的举动,轻声问着。

    “不疼,就是不想让你离开。”罗景敏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浑圆挺立的胸脯顶着他。

    “你把腿松开,我不离开。”她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双腿还挺有劲,居然挟得他抽不出手来。

    太子想着,如果她的腿挟在他的腰上,被他插到意乱情迷时的画面,心荡神驰了起来。

    太子没想用手指插进她的蜜穴里,但是架不住罗景敏的渴望,加上她体内不停分泌出爱液,手指在穴口徘徊时,她一个倾身,他的手指就探入了那紧致柔嫩的穴口里。

    罗景敏发出一声娇吟,明明是自己抬臀,主动吞入那根粗长的手指,她却要佯装无辜,带着轻嗔的口吻责怪他:“你太坏了,怎么……别动!就在这里面,好舒服。”她感觉他的手要抽离,立即阻止他。

    太子何尝不想继续待在里头,感受她嫩肉的挟缩紧致,但是他怕再插下去,他的腿间肉也会蠢蠢欲动。

    “你别离开嘛!这样好舒服。”她佯装未经人事,不晓得他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向他撒娇痴嗔。

    太子的气息不稳,被她一声比一声还媚的呻吟,给弄得心神不定,意欲失控。

    他自从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之后,仿佛一直都控制不住他的心,除了告戒自己不可伤害她,不可冒犯她,他一直都在失控的边缘挣扎着。

    他的手指仅敢在外头,不敢深入里面,虽然知道里头的滋味,一定更加销魂美妙,也知道两人之间,仅差了一个名份,在太后眼里,她早已是他的人了。但是他牢牢坚持着,一定要在洞房花烛夜,才夺取她的初次。

    他想要给她一个浪漫旖旎的气氛,在艳红喜被上,渡过永生难忘的初夜,而不是在佛寺里的厢房,这个充满经书,庄严肃穆的地方,夺得她的初次。

    可惜,他的想法,她没能理解,当她被欲念冲走理智时,哪怕地点在树林里,她都想要。

    “你在插进去一点,好不好?我喜欢你插进这里的感觉。”罗景敏侧头,含着他的耳垂,轻着请求着。

    太子抖了抖,手指一时不受控制,如她的意深插到里头,等到听到她的惊呼,才惊觉这行径,对她娇嫩的花穴而言,太刺激了。

    “没事,我不疼,我喜欢你这样对我,好像我把你融入体内一样。”其实阅尽无数

    分卷阅读272

    分卷阅读2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