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9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219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219

    因,哪怕她从不跟货,也不跑外线,却依然能远端遥控,从无失手。

    某方面来说,黎敏净几乎就是程泽翻版,外表看似圣洁无害,纯真正直,其实满肚子的坏水,阴谋诡计层出不穷。难怪程泽会这么欣赏她,看到她,不就是像看到镜子的另一面?

    王历渚的手机讯息响起,他拿起来一看,是沈怜琴约他出来吃饭,那口吻霸气凌然:老娘找你出来吃饭,六点半,华然居,爱来不爱!

    王历渚露出笑意,收起手机。“我有事先走了,这文件帮我交给老头。”

    “交女朋友了?什么时候带来给我们瞧瞧?”程润赏一见他的笑容,就知道他交了新女友。

    王历渚空窗期时,有需求就去酒吧找一夜情对象,下床就互不相识的作风。就算他有女友,两人也不长久,他常常跑外线,一跑就几个月,完全断了连系,哪有什么女人能经得起这种等待?

    王历渚敛起笑容。“我交的女友,是你新男友的前女友,你还见不见?”

    程润赏迷糊了一会,才想起她的新男友是谁,毕竟她找的类型都是一个样。“你说与增?你和他的前女友怎么搞上了?”

    王历渚大略地说了一下陈与增的渣性,与沈怜琴的爆脾气。

    程润赏听了一会,过滤他说陈与增的事,听到重点。“她的脾气挺像你的,你就爱这一味。”

    直爽利落、爱恨分明,最好是头驯不服的野马个性。王历渚一直交往的对象,都是这种的。

    等到王历渚离开,黎敏净才出现在楼下客厅。

    “你也不能老躲着阿渚,以后都要一起共事的。”程润赏眉目带着笑意,朝黎敏净说着。

    黎敏净嘴角浮现纯净的笑容。“我就怕他的眼神,过于血腥残暴,看了就怕。”

    程润赏笑了笑,扬起嘲讽的弧度。“就你一个人乾净,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不沾血的?你上回设的封锁线,弄死多少人,怎么不见你说照镜子就害怕?”

    黎敏净对她的挖苦不以为意,程润赏说话就是这调调,不是特别针对她。“我不是针对手上的人命,我说得是眼神。”

    程润赏认同地点头。“也是,如果说得是手上的人命,我看你也跑不掉前几名。”

    黎敏净微笑,没说她看得出来,王历渚看她不顺眼,不过也无所谓,她只要顾好爹就好,儿子会有别人去处理。

    ====================

    黎敏净搬来与程泽同居,程润赏和王历渚来这里和回自己家似的,几个人常常会碰面,只是黎敏净都很避免与王历渚共处一室。

    有天早上,她穿着睡袍,站在厨房倒水吃药,才正要拿出药盒里的胶囊,她的手就被狠狠攥住,她受到惊吓地回头,是王历渚用一副杀气腾腾的目光瞪着她。

    内鬼疑云06

    “你…做什么!”黎敏净被他逼近的脸庞吓到,说话都吞吞吐吐的。

    王历渚没理会她的话,抢过她手中的药盒,盯着上头的字,脸上的凶恶顿了一下。

    他原本见她装水,以为是要拿上去给程泽喝,又见她行迹鬼崇的从睡袍口袋,掏出不明物体,下意识就认为她想对程泽下药,所以动作激烈了些。

    没想到,她吃的是避孕药。

    黎敏净清透无垢的眼眸,露出惊慌地望着他,从他手中抢过药盒,端着水杯快步离开厨房。

    “你这样她更讨厌你了。得罪乾爹的枕边人,你就不怕被她给你小鞋穿?”程润赏在他冲进厨房时,就在外头看着,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她常常在刚睡醒的时候吃避孕药,也只有你不知道。再说,她又不是傻的,她现在拥有的地位权势,都靠着我爸的宠爱,她吃饱没事干弄死他做什么?弄死他,她又不能上位,还要看你我的脸色过日子,说不定她比你更怕我爸挂了。”

    王历渚抹了把脸。“是我反应过渡了,麻烦你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

    程润赏稀奇地瞄了他一眼,王历渚看似浪荡,其实最是硬脾气,是属于强压也不低头的个性。“霸王渚居然会低声下气向女人说对不起?不过我觉得也没必要说,说与不说,她都不会原谅你的。黎敏净的狠劲,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

    之前有个下属得罪黎敏净,每次只要轮到那男人跑外线,黎敏净从来不肯帮他策划路线,弄到没人想跟他的单,谁都知道,黎敏净安排检查的路线,是最稳妥安全。

    最后他怕死,自己申请转调后勤去点货了。

    程润赏没和王历渚提过这事,王历渚跑得都是国际线大单,这种大笔接单一般都官官相护,不会有危险,只是每次一跑,都要花费几个月来回,特别费时间。这种单,就不需黎敏净帮他保驾护航,两个人互不相干,也就不会出现纠葛。

    ====================

    “阿渚那小子惹你生气了?”程泽搂着她,低头吸吮着她的肩头肌肤,带着笑意问着。

    黎敏净眯着眼呻吟,听到他的话,搂着他的颈子,发出轻笑声。“都是小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程泽摸着她细致滑嫩的背脊。“我就喜欢你识大体的个性。阿渚的个性太霸道,他看得顺眼的人,对方做什么事,他都纵容,看不顺眼的,无论做什么事都是错的,你别和他计较。”

    “我和他计较做什么?要计较,也是和孩子的爹计较啊!”说完,她侧过头亲吻他的唇,腰腹轻扭,将他插入体内的巨物含得更深入。

    黎敏净了解程泽的心思,他拥有上位者必定有的多疑猜忌,如果今天她与程润赏、王历渚相谈甚欢,那程泽对她的态度,就不是这么温和了。

    程润赏和王历渚可以相处融洽,是因为程润赏是程泽的女儿,而王历渚是程泽从小到看大,视若亲子的乾儿子,地位当然与众不同,看他们可以随意进出程泽家就知道,他们受重视的程度。

    但是别人不行,尤其是她这种靠身体上位的女人。所以她很避讳不接触他其他的下属,除了公事,不与程润赏多说几句话,更别提一见面就闪离的王历渚。

    她知道程泽话中有话,暗示王历渚对她的不顺眼,才会怀疑她、针对她,听出程泽不想让她与王历渚接触的深意。

    她心里笑了笑,不是所有女人,都会被王历渚那放荡不羁的行径,出色的外表给吸引,至少她不是。

    她一心一意,是朝着权势地位奔去的,王历渚要能吸引她,除非他将程泽给取而代之才行。

    一场情事

    分卷阅读219

    分卷阅读2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