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4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154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154

    天干着也没松,太爽了。”

    然后他突然想起之前的戏码,惬意舒畅的神情一变,又成了怒气冲天的情绪,他拍打着她雪白柔软的臀肉。“草,你这个浪货,这么会吸,是不是在外头也这样挟着别人的老二?说实话,快点!”

    她完全不理会他,让他自己去唱独角戏去。

    已经十岁出头的大女儿听到妈妈高声呻吟,与爸爸越来越无耻的言语,她翻翻白眼,手肘撞着身旁默认课文的弟弟。“我真的很庆幸我们能平安出生。”

    弟弟疑惑地望着她。

    “我们在妈妈的肚子里时,居然没被爸爸给捅出来,你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弟弟睁大眼,再次为姊姊的惊人言论所震撼。

    “一天到晚只知道睡老婆,给他娶头母猪回来,我看都照睡不误。”林母一路骂着进两个孩子的房间,赶着他们去睡觉。

    弟弟恍然,原来姊姊的语不惊人死不休,是跟着奶奶学坏的。

    ========================

    她见到他在擦他的配枪,那把枪,是在他因公殉职后,放在铁盒子里给她的。

    她缓缓走过去,以为会看到他缅怀感伤的神情,结果并没有,他叼着烟,一副痞痞的样子。

    他发现她进来,摇摇手中的空枪。“改天我们玩歹徒持枪奸淫人妻时,可以拿它当道具。”

    她无言了,在他心里,就没有回忆追念这种情怀。“怎么突然把它拿出来了?”

    他沉默了会。“我从来都不想当警察,我还没当警察前,就认识这一批兄弟,我们后来会干这一行,甚至越爬越高,不是为了什么正义和升官,是为了取得不义之财。收贿,勾结,洗钱,我们干遍了所有非法的金钱交易。”

    “后来,我们被上头盯上了,他们不晓得涉案人身份,只能撒网捞鱼,把我带出来的师傅怀疑是我。我是领头人,我必须要想办法把自己洗脱嫌疑,保住林殊的正义纯白,才能护住我身后的兄弟,不被连根拔起,新生出黎尽生的身份,继续和兄弟从事非法勾当。这就是那年,我因公殉职的真相。”他握着她的手。

    “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都不肯告诉你,关于我工作内容的原因,我怕你离开我,厌恶我。”

    她俯身亲吻他的额头。“那现在不怕了?”

    他笑了笑。“你都让我操成黄脸婆了,我怕啥?再说,我想你心里也有底,这几年生活水准的变化,你看在眼里,却不闻不问,依然过着你的小日子,我就晓得,你不在乎这些。”

    她笑了笑。“你干尽丧尽天良,无法无天的事,我不管,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陪着你,你入狱死刑,我也陪着你。”

    (完)

    么么哒~~~这一篇的重点,不是林殊的因公殉职,是在于那个陌生人的用意,他由白转黑,由林殊变成黎尽生,对外人来说,是一个陌生人,对女主来说,他依然是他,就是这个意思。

    林殊为什么不告诉女主?是因为怕她事先知道会忧心忡忡,寝食不安。再来,是因为他自己也没百分百把握,能够平安脱身,对他而言,这是赌命。

    为什么要一再暗示陌生人:他爱她,怕她承受不住他的死亡而崩溃,所以会尽快回到她身边,怕她被罗香洗脑,误会陌生人的出现别有意图,跑去检举他,才会用留言和兄弟的暗示,来告诉她注意陌生人。

    为什么林殊要假死?因为最了解他的顶头上司,兼师傅怀疑他,如果他再不采取行动,被调查出来是迟早的事。公务员涉嫌收贿、洗钱、非法交易罪刑很重,加上拔出萝卜带出泥,他被抓了,一伙兄弟也跑不掉,他才会以身犯险,用金蝉脱壳的办法诈死。

    为什么是爆炸,还害死了同队友十一人?因为林殊唯一能躲过检验尸首鉴定,而被判定身亡的只有爆炸,他曾经研究过爆破机动性规避,就是为了这一天做准备,所以他才会对兄弟说,这事,只有他能做。为了取信众人,与庞杂的尸首鉴定,他必须要多人一起受难,才能浑水摸鱼,逃过法眼。

    那会算命的老头,他只是个做为提示的出现,成为这个故事的前后呼应作用。他让她熬过十二点避开死劫,所以林殊死里逃生,他告诉她,林殊从白变黑,揭发了林殊一直不愿让女主知道的真相。然而这一切,都是林殊与他兄弟的策划,早晚都会有这一劫。

    奶娘01

    穿着绫罗绸缎的妇人走在前方,面目严肃,后头跟着两名青杉小丫环,低着头,手里端着汤碗,路径之处,皆不敢抬头张望。

    “罗嬷嬷,给老夫人送汤啊!”叉路口走来几个人,为首的中年妇人,殷勤含笑地望着她。

    被称为罗嬷嬷的妇人,眉眼抬都不抬,冷冷地应了声,踏脚欲离开,余光瞥见中年妇人身后的几名女子。“她们是?”

    中年妇人连忙凑上前。“准备给刚出生的小少爷,请的奶娘,夫人要见过面,询问一番之后,留两个下来。”

    罗嬷嬷盯着其中一名女子,眉头深琐。“那个女人,可是阿忠的家里人?”

    中年妇人转头一看。“是,据说是因为做月子时,听到阿忠惨死马蹄下,她昏了过去。结果一醒来,听到家人只忙着阿忠的丧事,没照顾她的孩子,才一个晚上,竟然把不足月的男婴活活冻死了,她又晕了过去。醒来后哭哭啼啼说待不下去,说阿忠父母要逼死她,求我让她进府里,我看她可怜,就让她进来了。”

    罗嬷嬷叹了口气,想起自己那惨死的女儿,感同身受。“把她们带过来,先见过老夫人。少夫人年轻不懂事,一点眼力见也没有,让她挑选的奶娘能有得好?还不是要让老夫人掌眼。”

    中年妇人是少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心腹,却在罗嬷嬷面前不敢大意,伏低做小。

    年约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就着罗嬷嬷亲手端着的瓷汤碗,缓缓喝了口,然后望向站在大厅中央,五名妇人装扮的年轻女子。“都抬起头来,让老身瞧瞧。”

    五名女人缓缓抬头,除了个别不安份,眼珠子乱窜的,其他人都是低眉顺眼,抬头却低垂半阖着眼,不敢冒犯大户人家的老夫人。

    “那个不安份的,是谁家的媳妇?”能站在大厅里让老夫人掌眼的,都是府里奴仆的媳妇,从外头找来的,他们不能安心,就怕是别府派来使坏的暗子。

    罗嬷嬷瞥了一眼,回想着在路上中年妇人的一一介绍,她小声低语:“是管家的小儿媳妇。”

    老夫人沉吟了会。“让她去给那小妾生的庶女

    分卷阅读154

    分卷阅读1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