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100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100

    第一个中弹的,是程沉治,她亲眼目睹,痛彻心扉,正要冲向他的方向时,她胸口被打中,只能一脸的绝望伤心,愤然不甘地望着他,缓缓倒下。

    可是因为梦境的断章取义,害她误会了程沉治,以为他是先救宛宛,而害她身亡。

    她现在才发现这个真相,对程沉治感到心疼,自己居然会误会他的真心,太愧对他了。

    这群歹徒很快就被制伏了,外公就算是金盆洗手,也一直都保有雇用保镖的习惯。歹徒六个人,保镖十几个,打死打残由雇主负责,一下就被消灭了。

    虽然被歹徒闯进来,也是因为那群保镖怠忽职守,没注意到异常,才会发生祸事。

    非法闯入者被拖下去,保镖手脚利落地清理场地,场所的气氛不复生死存亡的紧绷,清点伤员,处理后续事项,尖叫哭声不绝于耳。

    楚妈妈和程母尖叫呼喊着依依与程沉治的名字。

    依依抱着程沉治痛哭不已,自己不起身,也压着他不让起来。

    “没事,我不是没事吗?别怕,都过去了。”程沉治拍拍她的背,轻声地哄着,感觉她的波涛汹涌,在他胸前震荡,他的心思也跟着荡漾了。

    “妈,程妈,没事,他们在这呢!抱着哭,没空理你们。”宛宛无奈地望着两人,在地上依依不舍地抱着,替他们向家人报平安。

    ==================

    程沉治开车载着依依、宛宛与程母去医院复检,目送程母与宛宛进到医院大门,他带着依依去吃冰淇淋。

    “别这样,在外头呢!”依依脸色窘迫,穿着长裙的双腿挟紧。

    她就说程沉治怎么会反常的让她穿长裙,他老嫌长裙掀起来麻烦又累赘,原来是打着这注意。

    “在外头又怎么了?又不是没干过?”程沉治神情成稳镇定,语气却下流猥琐。

    逆转人生(伪重生)18

    这就是为什么继视频开会之后,那些主管都不敢与他对视的原因,因为落差太大了。

    一脸的道貌岸然,正经严肃,私下居然是一名下限无底洞般的色情狂,什么下流的话都说的出口。什么你要我的肉棒,还是要拿拖把柄来干你啊?或是你流出来的水,都能拿来拖地板了。

    什么鬼!没几个主管能偷听到最后,都浑身一激灵,关了电脑跑了。

    “而且又不是没在这干过。”每次他们送宛宛到医院,他都会带着她在这附近悠晃,这里的店面都让他们做了个遍。

    他将依依搂在怀里,喂着她吃冰淇淋,就像是甜蜜爱恋的小情人,如果他的腿间巨物,不要一直蠢蠢欲动地顶着她,就更温馨美满了。

    这间冰店本来就是情侣圣地,按理来说,他们的行径并不突兀,只是他们俩外貌出色了些,还有和出入店里的小年轻比起来,年纪大了点,才会格外引人瞩目。

    程沉治的手在身下摸索了一阵子,把她的长裙撩起,解开她内裤旁边的弹性边扣,将她的内裤剥下。

    依依羞赧地低头吃冰,完全不敢抬头。

    有个像变态色狼似的老公,就是这么令人无奈赧颜。她的全身上下行头,全都由他一手包办,她已经从愕然震惊,到呆若木鸡,最后习以为常,其中经历了无数令人骇然的事迹。

    例如,他亲手挑选她的内裤,他请人量身定做的内衣,他买的卫生棉,重点不是买的举动,而是他帮她穿。尤其是在她经期来的时候,那画面,简直就是大写的污,刷满了她整个屏幕。

    体内被塞进了热腾腾的大家伙,瞬间填满了她整个甬道,鼓胀撑开。别问为什么连润滑都不用,就直接进去了,出门前还在厨房玩play的事,她是不会说的。

    捂着她的眼,骗她说要塞香蕉、黄瓜或是苦瓜进去,让她猜是什么,她忐忑不安了老半天,深怕他真的没节操,塞了东西进去。

    虽然最后松了口气,是他的老二,但是也没好到哪去。

    他们厮混到过了约定的时间,程母站在门口,一脸‘我就伫在这,看着你们要搞到什么时候’的态度,逼着他们不得不中断,整理衣服带着她与宛宛出门。

    一路上程母还在叨念这两夫妻,没节制、没羞耻心、没时间观念,办她的时间,都要超过他办公的时间了。

    “程妈妈,别念了,我觉得他们这样已经很克制了,至少…沉沉没有把车钥匙丢过来,让我们自己去。”宛宛是真心想替姊姊,与属狼的姊夫说话,但是适得其反。

    “你不提我都忘了,这浑小子真干过这事,我让他载我去市场买鸡,给他和依依熬鲍鱼鸡汤,结果他就丢了车钥匙给我,让我自己去,说他要忙着去处理公事。我心想,好吧!你的公事要紧,我就自己出门,后来忘了拿提袋,我又开门进到屋子里,结果…他们俩给我在餐桌上抱在一团。我骂他,他还理直气壮对我说,他只是想在工作前来一发,好提振精神。”程母一回忆到这个,面目狰狞凶恶。

    宛宛噤声,一脸的爱莫能助。

    程沉治一手喂着她吃冰,一手按在她的腹下揉搓着,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地说话,那画面十分的浪漫甜蜜,如果不要深究他话里的内容。“别挟这么用力,嘶,快被你挟断了,真想在这里把你扑倒,狠狠干你。”

    “不要再揉了,我要受不住了。”依依咬紧唇瓣,压抑的声音从唇缝出溢出。这种一边让她别挟太紧,自己却老是在按压她的敏感处,行径实在是太贱了。

    “宝贝,你真是…”程沉治没能把话说完,手机就响了,他暗骂一声,把手机拿出来看,是程母打来的。“真是事多。”

    回程的路上,程沉治绷着一张脸,程母和宛宛以为小俩口吵架了,可是看依依的神情,又觉得不像。其实也没人能和依依吵的起来,她太傻萌蠢笨,能让她发怒争执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程母以为是那件事闹的,她清清喉咙,朝着依依说着:“你别怪沉治,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依依一脸的懵懂地望着她。

    “妈,我还没告诉她呢!”程沉治转着方向盘,瞄了一眼后视镜。

    依依还没有什么反应,宛宛就多心地追问着什么事,总不能在她面前,目睹姊姊被这母子给欺侮了吧!哪怕姊姊被蒙在鼓里,她也看不过眼。

    程沉治没吭声,程母被宛宛问得心软。“就是我让律师分配我的个人资产,我把绝大部分的资产,安排身后都让你继承。”

    宛宛怔住。“程妈妈,你这是做什么啊?”

    依依还

    分卷阅读100

    分卷阅读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