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3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73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73

    成为他第四个继夫人。

    传闻江宜清年过二十,仍泛人问津的原因,是因为她心性暴劣阴狠。这对女子的名声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偏偏她不以为意,依然任意妄为,横行霸道。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身为国相之女,身份高贵显赫,却没有入宫为妃成后的原因,她太高调张扬,今上也没敢要她,就怕她仗着身份,将后宫女人残杀至尸横遍野。

    江宜清一行三人,驭马奔驰,从后头追上宋府的车队。

    她身手轻盈灵活,手持鞭子一挥,勾住车队里,最豪华庞大的马车边架,脚一垫,旋身飞转至马车平枱上,无视周遭围上来的持刀侍卫,大喇喇地掀开门帘闯了进去。

    与她同行的两名侍女,英姿飒飒,手举国相府的牌令,逼退围上来的侍卫。

    女儿的独占04

    他正盯着大夫给她检查,严阵以待,紧迫盯人,弄得大夫很有压迫感,举步为艰。

    随从听见外头的喧闹呼叫,从身上拔出长刀,正要走到门口时,江宜清就闯了进来,两人爆发冲突,是他认出来人的身份,让随从退下。

    “宋允信?”她高挑的眉眼打量着他,然后发现卧躺在床上的女孩,与大夫正在把脉的行径。“她是谁?”

    江宜清盯着床上的女孩看,语气不见喜怒,彷佛只是单纯询问。

    女孩柔美湿润的眼眸也望向江宜清,却不敢放肆地打量,垂眸避开女人过于厉然锐气的眼神。

    “她是我女儿。”他顿了顿,语气和缓温柔,对低着头的她说:“芹儿,她是江家大小姐,也是即将过门的继夫人。”

    她早已听闻这事,也猜到来人的身份,她静默不语,也无法出声。

    “她怎么了?”江宜清没有忸怩的女儿作态,很大喇喇地问着。女孩病态瘦弱,况且还有个大夫正在帮她把脉,一看就知道身体不适。

    他没理会她,转头询问大夫。“如何?余毒全数清除了吗?”

    大夫点点头。“现在只差大姑娘的嗓子,这个不好治,只能养着。”

    江宜清见宋允信不理会她,生出怒意,若是在平常,早就一鞭子挥过去,可是她顾及着一旁靠得极近的女孩,才隐忍不发。“她的嗓子怎么了?”

    大夫见他冷漠的态度,也不敢逾越朝着江宜清解释,他看情况不对劲,找了借口退避出去。

    江宜清见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态度,都要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

    卧倒在床上的女孩,却望向她,美眸湿漉漉地,纤白细致的手指着喉咙,再挥挥手,表示她无法说话。

    江宜清诡异地消了气,哼了一声,坐在垫子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润喉。“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这种男人要来做什么?”

    宋允信不理会她的讽刺,低头俯视女孩,给她掖着被角,幽黯深邃的眼眸与她对视。

    她不肯移开目光,如水清透柔和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他,里头恋恋不舍、迷恋情深,像勾子似的崁进他的血肉骨头里,一拉就生疼。

    他咳了一声,转移目光。“你来做什么?”

    江宜清没发觉俩父女的异常,她个性粗枝大叶,又不会看人眼色,行事全凭自己心意,喜好自定,不容他人劝阻,才会造成她的名声如此恶劣。“听说你与爹定的婚期是在明年秋天,太久了,回去就办。”

    逼婚到这程度上,江宜清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床上的女孩闻言都露出讶然的神情。

    “为什么?”宋允信神态自若地问着。

    “我要去北疆,不能等到明天秋天之后,今年底就要出发。”女人豪气干云地拍着桌子,完全没有身为女人的姿态,甚至比宋允信还像汉子。

    他似乎早就知道江宜清的个性,缄默了会:“我会考虑。”

    “考虑啥啊!婆婆妈妈的,一点男人样也没有,书生就是这样。”她正要指着他的鼻头痛骂一顿,却见女孩温婉柔和的目光望向她,她顿了顿,吞下准备喷出的污言秽语。

    离开前,江宜清突然转过身,朝着女孩说:“等你身体好了,我带你去跑马。”

    女孩诧异了会。

    江宜清也没等她回应,转头就走。

    “她喜欢你,真是难得。”他摇头轻笑着。

    江宜清的性子是出了名的蛮横嚣张,发起飙来,连她亲娘都压不住。曾经把她爹的小妾打残,打到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流出来,差点一尸两命,被江承辅流放到北疆半年。她也因此爱上在北疆生活的日子,若不是江承辅看得严,她早就偷溜走。

    女孩无奈的笑了笑。她喜欢自己又如何?自己只想让他喜欢,只是,他们才是夫妻,自己与他,永生止步在父女的身份上,无法逾越雷池。

    “至少她会保护你,不会让后宅女人轻易伤了你。”他看出她的不以为意,轻声地解释着。

    她轻触他的手,握着他的手掌,让他的手掌将自己小巧的拳头包拢,想告诉他,自己只想让他保护。

    他如此聪明颖悟,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他想了想,对她承诺着:“好,我保护你。”

    ========================

    随从听到下属的低语,他愕然,神情纠结地朝着马车里望去。“好,我知道了。”

    他踌躇不前,在外头等候,终于把主子等出来了,他赶紧凑向前。“行五说,沈公子身受重伤,将不良于行,已经被书令接回府了。”

    随从盯着主子平静的面容,吃不准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也不敢揣测,低头退到一旁。

    他无声地勾起嘴角,撩起衣袍走下枱阶。

    女儿的独占05

    用过晚膳后,随从低声询问他,晚上要不要去莲夫人的车厢过夜。

    她抬头,目光如炬地盯着他,眼里尽是恐慌心伤。

    他想也没想地摇头。

    随从怔了会,这几日,主子都让大姑娘睡在他的卧床上,而他睡在自己原本睡的旁榻上,自己靠在墙壁处打盹。

    原本以为,主子会因此到别的夫人那过夜,只是他一直没指示,所以自己才会开口询问,没想到主子会否决这个提议。随从下意识地往大姑娘的方向望去,见到她眉眼忍不住的笑意,他心里骇然,不敢深思。

    夜晚,他处理完公事回到车厢里,里头仅存一盏灯火,微弱地摇曳,他以为她睡着了,没想到她听到声响,睁开眼,起身走向他,替他解开衣袍。

    “你去睡吧!我自己来。”他阻止她

    分卷阅读73

    分卷阅读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