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62

    情欲深渊(未完结) 作者:林婷晓家的猫

    分卷阅读62

    后,望向钟现宴:“恩恩要回来的事,你跟她说了没?”

    钟现宴的脸色一变,复杂纠结。“没有。”

    在座的另外几个发小见状,立即想转移话题,不让两个好友陷入尴尬氛围当中。

    屈流深盯着他看。“当初是你说一直忘不了她,求我把她请回来,现在她真得要回来了,你就揪着一个替身不放手,你想做什么?”

    几个发小面面相觑,知道屈流深是替自己堂妹清除威胁。如果屈敏恩回来,发现钟现宴找了个与她相似的替身情人,她心里作何感想?就怕事情恶化下去,兄弟都当不成了。

    钟现宴沉默了会,他闭上眼。“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和她说清楚。”

    “阿宴,温和点,别伤害她,她这么爱你,不求名利,默默在你身边三年了,要让她离开,也别惹哭她。”有个发小突然开口说着。

    罗蓝这三年态度始终如一,温柔依恋,细心体贴,把钟现宴照顾的无微不至,说难听点,正牌女友屈敏恩都做不到她的十分之一。

    几个发小都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怎么会感受不到她的深情?就是她用情过深,才会得到发小们的认同与同情,差点,他们就要把她当作是钟现宴的老婆看待了,可惜,屈敏恩即将要回来,罗蓝这个替代品,就到了要退位让贤的时候。

    除非钟现宴要拚上与屈家、屈流深撕破脸的地步,才能把她留在身边。

    罗蓝回来后,敏感地发现气氛凝结沉闷,她没表现出异常,坐下来继续给钟现宴剥虾。

    在她放在钟现宴碗里时,连手带碗被他挥开。“吃什么吃啊!烦死了,滚开!”

    他突然的咆哮发怒,把她吓了一跳,张着无辜水眸,一闪一闪地望着钟现宴,不知所措。

    “没事,他就是正在气头上,不是针对你的。”那名先前替她说话的发小,连忙安慰着她,“陆振!”屈流深沉下脸,朝着那男人斥喝着。

    这下罗蓝再迟顿,也发觉不对劲了,她猜到与自己有关,却不了解情况,她猛眨着睫毛,隐忍泪水,低声说着对不起,拿着包包快步离开包厢。

    陆振怒视着钟现宴与屈流深,打开门追出去。

    “你朝她发什么脾气?不是说要好好说吗?”屈流深俱有不怒而威的气势,在这小团体里,一直是老大的地位,大家隐隐以他为首。

    钟现宴闭上眼,颓然地靠在椅背上。

    谁都看得的出来,钟现宴是对罗蓝上心了,所以才会陷入这两难的局面。如果屈敏恩执意要待在国外不回来,如果他之前没有向屈流深请求帮忙,让两人旧情复燃,如果他没有见到罗蓝的容颜,一见倾心,展开猛烈追求,就不会演变成如今的窘态。

    “我看阿振是真的迷上罗蓝了,我们得有心理准备,阿宴和她分手之后,她会不会接受陆振?万一接受了,以后我们怎么相处?”发小面对这情况,直摇头。

    “她不会接受阿振的。”屈流深笃定地说着,却没解释为什么会如此肯定。

    钟现宴吁了口气。“她不会接受阿振的。”

    罗蓝的个性他最清楚,一开始他追得很辛苦,很艰难,若不是她与恩恩相似的脸庞,是他所见过最像的,他一定支撑不住,而放弃追求她。

    她太固执已见,太守旧,太保守,她一心一意只想找人嫁了,当个平平凡凡的主妇,给老公煮饭带孩子。

    自己花了三年的时间,让她适应这个圈子,让她接受自己,甚至答应与他发生关系,把他当作是最亲近的人,对他嘘寒问暖,百依百顺。

    如果自己和她分手,她一定无法接受这打击,轻则远走他乡,重则生无可恋,所以钟现宴一直不敢向她提及恩恩要回来的事,他不敢。

    这么纯善保守的女人,一但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而且是要被抛弃的替身,她的有什么反应?钟现宴完全不敢想。

    替身02

    屈流深回到独自居住的公寓里,拨打电话给陆振。“有找到她吗?嗯,阿宴说她没回去,可能在哪躲着哭,你再找找,晚一点有消息再通知我。”

    一句可能在哪躲着哭,口吻含着疼惜爱怜,可惜陆振正在心慌意乱当中,并没有听出来。

    罗蓝的表现,不仅是看在陆振眼里,屈流深也一路看着过来。他们都以为屈敏恩随着家人移民之后,就不会再回来了,哪怕钟现宴的苦苦哀求,屈敏恩都没有同意留下,可是最后,她却打算要回来定居了。

    那对钟现宴情深意重的罗蓝该身处何处?她全然不知道屈敏恩的存在,也没人会多嘴告诉她这往事。大家都以为屈敏恩已经是过去式了,谁晓得她还会杀回来呢?

    罗蓝是被钟现宴主动追求的,并不是那些为了钱,或是迷恋外表,倒贴上来的女人,她无辜被动地成为钟现宴的女友,现在更无辜被动,要被钟现宴给踢开,给正牌女友挪位子。

    光是想到这点,就够让人心疼了,更别提把她行径都看在眼里的屈流深,不知道什么时候,目光已经不能离开她了。

    他冲了个澡,换上衣服,拿着车钥匙,离开公寓。

    ======================

    钟现宴开着车在外头绕圈子,不停拨打罗蓝的电话,一直都处于关机中,后来,终于开机了。

    “你在哪?你去哪了?这么晚了还不回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他的口吻咄咄逼人,没有把人惹哭离开的心虚认错态度。

    另一头传来温柔的女声,口气平缓轻柔。“我去超市买点东西,已经回到家了。”若不是听到她语气中带着轻颤,完全听不出她的情绪变化。

    钟现宴张口想追问她为什么不开机,听到她语气不稳,他心软了,低声回了一句马上回去,就把电话挂断。

    他把车停在路边,松开紧握方向盘的手,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

    ====================

    罗蓝望着手里的手机,陆振不间断的来电,她犹豫不决,迟滞了一会,还是选择不接听,让手机一直震动。

    深吸了口气,把从超市买来的生活用品拆开包装,摆放位置,沉浸在整理家务里,对外界不闻不问。

    钟现宴回来时,她正在洗碗,明明没煮晚餐,她却将它们一一浸泡在水里,细细擦拭着。

    钟现宴站在她身后。“今天的事,对不起。”

    她顿了一会。“没关系。”

    他搂着她,低首埋在她的肩上,抱着她的双手微颤,想用力搂紧她,却怕伤

    分卷阅读62

    分卷阅读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