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冲突与长谈
    海贼之疾风剑豪 作者:洛年有知

    第366章 冲突与长谈

    “原来如此……”

    藤虎虽然有自己的尊严坚持,但也绝非贪好面子之辈,听完盖尔森的话后,他怔了怔后,顿时露出了愧赧之色,:

    “抱歉,夏诺阁下,是在下唐突冒昧了,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

    然而很快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有些不解地开口问道:“不过,既然阁下并非贪慕奢侈之人,又为何要长期住在琼斯特留下来的这座庄园内呢?”

    藤虎这话说得实在过于耿直,夏诺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的基拉却是忍不住了,冷哼了一声道:

    “说到底,你还在质疑我们船长的人品?”

    “唔,这位小哥你误会了,在下绝无……”藤虎想要解释,但基拉却是压根懒得听他辩解,情绪激动之下,怒冲冲地就直接伸手拉住了藤虎的胳膊,一路拽着他往训练室方向大步走去。

    “哎,等等啊……”

    盖尔森见状顿时慌了,连忙迈着老腿跟了上去。

    而夏诺则是没料到平日里素来沉稳冷静的基拉,居然会在这时候被激怒,不由愣了下,回过神来时,其余三个人已经离开了会客厅,他无奈地摇摇头,也只好向外面走去。

    过道里。

    对于基拉的生拉硬扯,藤虎仅仅是微微皱了皱眉,但似乎没有反抗的意思,一路被拽着来到了大训练室的门前,才停了下来。

    吱呀~

    基拉猛然推开了大训练室的大门,指着里面,怒气冲冲地道:“喏,你不是问我们船长为什么一直住在这地方吗,自己看不就明白了吗?”

    被怒气冲昏了头的情况下,基拉已经忘记了眼前这位是个盲人,有些口不择言,但藤虎却一点都没见生气,只是按照基拉所说的,踏入了大训练室中,环顾四周,用见闻色感知探测起来。

    布满凹坑的墙壁,刚换下来不久的湿透了的衣服,存放在角落的饮水和干粮,以及空气中依旧隐隐能够嗅到的残留汗味……

    无不昭示着,使用这间大训练室的人,过的是何等清苦单调的生活。

    “看见了吗?没看见的话我就讲给你听好了!”

    基拉见藤虎默不作声地四下打量,倒也猜到了这家伙可能会一些见闻色霸气,但胸中郁结的怒火却是丝毫没有消散,语气低沉地道:“我们船长他之所以选择在这座别墅中长住,只是单纯为了能够潜心修行锻炼而已!”

    “他每天天不亮就进了修炼室,晚上普通人都睡了他才出来,连中间吃饭都是啃备用的干粮,或者让我们送餐进去,这间别墅里的一切玩乐设施,他连正眼都没看过一眼,更别提享受占有了。”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从小就有的大剑豪梦想,为了我们整个疾风海贼团,未来都能威扬世界!”

    “你这家伙,初来乍到……根本连一点情况都不了解,凭什么就敢这么污蔑我们船长?又哪来的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胡言乱语?”

    这一连串的逼问让人窒息,后面跟过来的盖尔森本来是想帮着劝解几句,但见基拉涨红了脸,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也就没敢开口,只是呐呐了两声,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远处赶过来的夏诺。

    “基拉。”

    夏诺也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是知道藤虎没有恶意的,但要是让他因为一个外人,就转过头训斥自己的船员,那就更不可能,哪怕对方是他很想拉拢过来的藤虎。

    因此他也只能伸手揉了揉基拉头顶凌乱的杂毛,安抚他淡定下来,而后转头看向藤虎,微微叹息,沉声开口道:

    “一笑先生,你对我的猜疑我可以理解,但恕我的船员无法接受有人当面羞辱他们的船长,所以,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我希望你都能向基拉道歉。”

    “都是在下的错。”

    藤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转过身来,向着基拉深深鞠了一躬,而后叹息一声,转头看向夏诺,露出一个苦笑道:

    “说来也是有些讽刺,这双眼是在下当年自戳而瞎,为的就是不愿再见这世间种种污浊,在下也一直认为,比起尚能视物之时,失明之后反而看东西看的更加清楚透彻,不至于被外象蒙蔽。”

    “但如今看来,却是在下浅薄自大了,虽然双目失明,但却依旧会被昨日的成见,影响今日的判断。”

    这就明显是话里有话了,夏诺眉梢微皱,顺着这话问道:“一笑先生的意思是?”

    “夏诺阁下是七武海对吧?”藤虎并未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这么问道。

    “不错。”夏诺点点头,“差不多也有三个月了。”

    “这便是成见源头所在。”

    藤虎轻轻叹了口气,拄着木仗缓缓道,“说来话长,自十几年前世界政府推出这一制度始,在下就对其极为厌恶,认为这是世界政府与海军的无能妥协之举,扶起一群大海贼对付别的海贼,还允许他们肆意掠夺平民,这是何等混账不堪的想法!”

    “舍民众之利,慷他人之慨,这种行径,恕在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同!”

    夏诺没做声,默默继续听着,倒是盖尔森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拼命用眼神制止藤虎。

    开什么玩笑呢,哪有当着一个七武海的面,就这么疯狂表示对七武海制度的鄙夷的?只要是个人,哪怕就算再怎么大度,也会被激怒的吧?

    而藤虎似乎并未注意他的提醒,只是依旧在那里继续说着:

    “不过在这个制度推行之后,在下也曾冷静下来思索过,其中是否有转圜余机,是不是在下自己过于武断,用偏激的观念,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

    “于是接下来的那些年,老夫在继续游历世界的同时,也主动去靠近观察过这些被招揽的七武海,从沙鳄鱼克洛克达尔这种第一批的成员,到后来陆续加入轮替的月光莫利亚、天夜叉多弗朗明哥、女帝汉库克等人……”

    “但只要是老夫了解过的,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残暴恶徒,他们漠视平民生死,一切只为自己利益,和那些未被招揽的海贼,没有丝毫区别,甚至在有了七武海这块牌子后,行事反而更为肆无忌惮!”

    “至于老夫未能接触到的几位,虽然有鹰眼米霍克、海侠甚平这类名声尚且不错的,但终归只是特例,对于整个制度而言依旧说明不了什么。”

    “而就在这种前提下,世界政府非但没有丝毫取消七武海制度的想法,反而扩大了招揽规模,甚至一度出现了在任王下七武海有八九人之多的情况!”

    “令人何其失望也!”

    藤虎说到这里,先是微微吸了口气,平息了一下情绪,而后满是惭愧地朝夏诺欠身一礼。

    “而在下今日将这种成见,下意识地施加在了阁下身上,屡屡出言不逊,质疑阁下为人,眼下真相明了,实在是羞愧难当,再无颜面在此地逗留。”

    “一笑谢过阁下招待之恩,请恕在下就此告退。”

    说完后,他又默默向盖尔森行了一礼,而后转过身,拄着木仗缓缓向别墅大门外走去。

    “……”

    夏诺在后面风中凌乱,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实在是没料到会出现这种神奇的转折发展,本来他还指望着能和藤虎在大厅里饮茶长谈,再慢慢找机会招揽对方呢。

    可现在你丫被基拉刺激到了,自己搁那长篇大论了一番,就直接这么走人了算什么?

    “等等。”

    想了想后,夏诺觉得还是不能轻易放对方就这么离开,连忙开口叫住了他。

    等藤虎转过头来,夏诺盯着他轻笑道,“我说一笑大叔,你既然说了那么多,那你有没有想过,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世界政府取缔这个制度?”

    “当然想过。”

    对于夏诺这个问题,藤虎有些意外,但还是沉吟着回答道:“在下还算年轻时,也曾试过写万言书寄送给世界政府,阐明其中利害,可惜多年下来,终归是石沉大海,毫无回音。”

    “而之后几年,在下也曾打过七武海的主意,想着猎杀几名七武海会不会使得这个制度破产,不过后来在下也认识到,这属于治标不治本,世界并不缺少想当七武海的海贼,哪怕是将一届七人全部换上一批也无济于事。”

    这话里透出的信息量着实惊人,基拉都不由一愣,有点摸不准这盲眼大叔说的是实话,还是说只是狂妄地瞎吹牛皮。

    夏诺倒是清楚的很,藤虎还真有资格说这种话,除了实力深不可测的鹰眼米霍克,其余七武海只要落单,他一个个解决起来还真不怎么费事。

    “既然这些都行不通,那一笑大叔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完全可以去投身海军,成为了海军乃至世界政府那边的高层后,自然就有机会改变这一切。”夏诺看着他问道。

    “不可能的。”

    藤虎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先不论在下这个年纪才进入海军,能不能一步一步走到高层,就算真的成为了又怎么样,世界政府已经整个腐烂掉了,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一个能够帮助维持目前伟大航路平衡的制度,就此消失。”

    “更何况。”

    藤虎突然笑了笑。

    “在下闲云野鹤一个人过惯了,宁愿独自到处漂泊游历,也不可能加入海军那种地方,处处受人约束的。”

    ……………………

    谢谢狼王之祖、影子下的月亮、夜冷無情、85445ruihua、、荒天皇st丶kiss举个柚子给你听、书友150726180541843等大佬的打赏支持,非常感谢~

    第366章 冲突与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