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0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90

    大的按摩棒,他眼前一黑,再也发不出声音,无力的呈现半昏迷状态。

    「不叫了?」手持皮鞭的男人走上前,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头,见他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生气的甩了他一巴掌。

    「来人啊,牵只狗过来,我要好好教训这不听话的奴隶!」

    狗?他颤抖的拼命想开口哀求,但被鞭打了好几个小时,他已经无法移动身体或开口了。

    张口,也只能发出恐惧的喘息……

    爪子踏在瓷砖上的声音有节奏的靠近他,他绝望惊慌的挣扎着想撑起上半身,但无力虚弱的肌肉根本使不上劲。

    「贱奴隶,叫你给我淫荡的叫,你敢偷懒是不是?我就让你被狗操!」

    「呜……」沙哑的喉咙呜咽,却无法说话。

    不……如果被这样对待……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坚持这个任务下去……

    十指挣扎的抓住刑台边缘,男人已经抽出仍在震动的道具,撕裂的鲜血染红股间,顺着大腿内侧滑落。

    男人粗暴的扳开他的臀瓣,打算涂上吸引公狗的药物,他已经绝望了。

    「齐大人,你想对我的奴隶做什麽?」黑羽的声音冷冷响起。

    「你这奴隶真差劲,我要好好教他该怎麽叫才对。」

    「被你打了两个时辰,他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优秀了。」黑羽冷笑,「我还没玩腻的奴隶,你想用狗上他,是不把我当一回事了吗?」

    「这个……你该不会对他……」

    「我是还没有专属奴隶,选了他也没关系吧?」一手抚摸他的脸,用指腹摩擦他苍白又血迹斑斑的唇,他哀求的看着黑羽,柔顺的舔着黑羽探入口中的食指。

    「是没关系,但是在你替他带上专属标志前,谁都可以动他吧?」

    「也是,但我可不想要一个被狗上过的奴隶,你想怎样?」黑羽只能叹息他今天太晚回来了。

    「狗和蛇,你必须选一样。」

    「……难得齐大人好兴致,我也只好奉陪了,但我可不想玩死他,随便找一条中等的蛇就好了。」

    注意到他的恐惧和发抖,黑羽抚摸他脸旁的动作更轻了。

    後庭一阵冰凉,药膏碰到伤口带出阵阵疼痛,修长的手指深入,冰凉的液体随之灌入。

    「忍着点,会很舒服的。」黑羽低声在他耳朵边呢喃,「涂点药会让你觉得好些。」

    涂抹的春药的确开始让他浑身躁热,喘息连连。

    在体内来回移动的手指,勾起体内深处的慾望,他难耐的颤抖,渴望填满体内的空虚……

    冰凉的异物处碰到穴口,扭动的触感让他知道那是活的生物,他屈辱害怕的闭眼,喉咙深处有恐惧的情感在滚动。

    之前注入的冰凉液体吸引着那只蛇,牠主动钻入,他无法抑止的惨叫,抽搐挣扎,拼命想把那只蛇弄出去。

    收缩推挤的肠壁刺激到那只蛇,反而令牠剧烈钻动,他被折磨的扭腰颤抖,蛇尾紧紧缠上他的大腿,蛇头在体内冲撞……

    「啊……唔呃……」猛然吸气呻吟,汗水混杂鲜血随着他的动作滴落……

    黑羽跟男人一起坐在旁边欣赏他的狂乱演出,直到他力气用尽,昏迷不醒。

    「把他清洗乾净以後送到我那里去。」黑羽跟一旁的奴隶交代。

    「他今晚不行了,你还找他?」

    「我要替他带上专属标志啊,以免以後有人随便弄伤他,会坏了我的玩性。」微笑,他眼底冷光不断。

    @@@@@@@@

    他从清醒以後就开始呕吐不停,就算吐到只剩胃酸,还是不住乾呕。

    「还在吐?」黑羽摇头,「不过是只中等粗细的蛇就吐成这样,换成蟒蛇或狗,你不把胃也吐出来了?」

    「……咳……」他又是一阵反胃。

    「都已经帮你洗乾净了,你还这麽在意作啥?」拿开脸盆,强迫他喝了几口水,然後把他丢上床。

    「……主人……我今天不行了……」他哀求,脸色依旧苍白。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专属奴隶,但是你必须穿个洞……你想穿在哪里?」黑羽压住他,不让他躲避。

    「我……」

    「耳朵或乳头,选一个。」看出他今天被吓惨了,黑羽也不勉强他。

    「耳、耳朵……」

    「这样啊……可惜了你这可爱的乳尖。」露出笑容,黑羽一手箝制住他双手,低头含住他的右乳,另一手玩弄左乳。

    「啊……」被充分调教的身体敏感的颤抖,他虚弱的呻吟。

    「我今天就不绑你了,但你记得乖一点。」黑羽松开他的手,开始大胆爱抚他。

    他一震,双手抓紧身侧的床单。

    是他的心变脆弱了,还是这奴隶调教真的影响到他?

    为什麽听黑羽平静的语气,他会委屈的想掉眼泪……就连他反感的同性之爱,也没有那麽讨厌了……

    「为什麽哭?今天你吃苦了,我会对你温柔点的。」黑羽舔去他的眼泪,黑暗中看不清楚彼此的表情,但他却忍不住出手揽住黑羽的颈间。

    「……蛇……我很怕……」他哽咽。

    「我知道,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对你用人畜交……今天是例外,好乖……」黑羽分开他的双腿,套弄他的分身,满意的听见他抽气的声音。

    另一手沾了药膏在他伤痕鞭伤满部的臀背游走,湿润的唇舌从他锁骨滑下,细细舔咬吸吮双乳,直到他前端渗出液体,才继续往下游走。

    「嗯……」这麽亲昵的对待是黑羽第一次这样做,他感觉腰部轻颤发软,不安中竟带有期待……

    挑逗的唇舌在他平坦的小腹留下吻痕,突然毫无预警的舔上硬挺的分身。

    「啊!」弓起身,他慌张又羞愧的喘息。

    配合着手指技巧的套弄,吸吮舔吻敏感烫热的分身,他难耐的呻吟弓身,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啊、啊嗯……哈、呜嗯……」

    「不行了……主人……饶了我……」他想射,但没胆子射在黑羽口中。

    黑羽用舌尖在铃口钻动,一手搓揉浑圆,成功的让他哆嗦颤抖,呻吟连连。

    「啊啊、哈啊……呜嗯……

    分卷阅读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