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8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88

    ……

    「痛……主人……很痛……」比以往更粗更深的侵入让他冷汗直冒。

    「乖,再忍忍。」黑羽根本不在乎他的哀求,反而更小心的让软管深入──

    「啊!」

    随着他的惨叫,软管已经深入膀胱,却没有尿液流出,因为这里的奴隶在被派来陪黑羽之前,都会被要求彻底清洗,不然若坏了黑羽的玩兴,下场绝对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

    黑雨噙着笑意,搓揉有些软化的分身,让它重新抬头,然後用自慰用的皮套束紧,却不打开开关,反而像摸宠物一样的玩弄他汗湿的黑发。

    等到他勉强习惯分身传来的疼痛以後,黑羽才拍打他的臀部,示意他翻身跪趴在床上。

    「乖,张口。」

    他柔顺的张口含住黑羽的硬挺,尽自己所能的取悦黑羽──他必须争取到黑羽专属男宠的地位,才能有机会得知这个组织的机密。

    热蜡毫无预警的滴落裸被,他痛的紧绷闷哼,赶紧小心不要咬到口中的炙热。

    黑羽一面享受他的服侍,一面拿着鲜红蜡烛随意滴下热蜡,有时落在他背上、有时滴在诱人的双丘上……更有时,他会用双手手指拨开穴口,然後滴下蜡泪,痛得他楚楚颤抖。

    这样的酷刑持续到黑羽在他口中射出慾望为止。

    「不准吞下去,含着。」黑羽故意将体液滴在他舌上,试探他的服从度。

    他依旧顺从,努力的含着腥味十足的体液而面不改色。

    满意的看着他,黑羽从架子上取下两样东西,终於让他面带惧色。

    他记得这两个东西……他第一次来就因为这样而崩溃哭泣过……

    「好孩子,不喜欢用烈酒灌肠吗?」他边说边将橡皮管塞入颤抖的菊蕾,深深埋入,不让橡胶管有掉出来的机会,然後将管子的另一头塞入酒瓶,最後将吸取烈酒用的橡胶球体放到他的右手掌心。

    他颤抖的握住,哀求的看着黑羽。

    「快点动手,我想好好的疼爱你。」

    知道哀求没有用,他只好握下……

    冰凉的液体流入体内,转眼化成灼烧般的伤害……

    「呜……」皱紧眉,他忍不住缩起身子,还得小心不将口中的体液吞下,痛苦却只能闷声痛哼。

    黑羽盯着他受虐的表情,欣赏他痛苦至极而闭眼颤抖的样子,露出冷笑。

    自己操控而将酒导入体内的感觉让他兴起一种诡异的受虐感,冷汗、疼痛、屈辱、快感交杂在一起,令他颤抖发软,大脑一片空白……

    等到整瓶酒都用完了,黑羽托着他的下巴,满意的微笑。

    「舒服吗?」

    「……肚子好痛……」他呜咽,浊白的体液顺着嘴角滑落。

    「舔乾净。」

    伸出舌轻轻卷住黑羽的手指,他呼吸急促,冷汗伴随着疼痛一波波将他吞没。

    「好奴隶要受训练的,你愿意吗?」黑羽玩弄着他柔软的舌,看见他颤抖的点头。

    抽出橡胶管,改塞入一只肛门塞,一种特制的调教道具,能够任意充气扩张。

    开关被开启了。

    他先是不清楚发生了什麽事,接着马上喘息呻吟,感觉後庭被逐渐撑大,涨实中开始带有撕裂涨烈的疼痛……

    「啊……嗯啊……」惊恐的眸子看着黑羽手中的操作器,发现黑羽根本不打算停止扩张。

    剧痛贯穿脊椎,冷汗和被撕裂的恐惧夺走了力量,他痛苦的呻吟,无助的抽搐。

    终於,体内的异物不再膨胀,他整个人已经快虚脱了。

    「第一个功课,把它压缩回原本的大小。」黑羽宠爱的抚摸他汗湿的脸颊。

    垂下眼,他将不甘和屈辱掩饰在心底,咬着下唇,开始收缩小腹和後庭……

    但这不容易,腹中的烈酒马上涌起骇人的疼痛折磨,一分分的吞噬他的力量,大豆般的汗水浮上他的肌肤……

    好不容易完成黑羽的要求,休息不到三秒钟,异物又开始涨大,甚至比之前更加扩张,然後又要求他再次压缩那异物……

    等到黑羽终於满意他的表现时,他已经将下唇咬得鲜血淋漓了。

    异物再次涨大,却没有命令他缩紧後庭,反而就维持那样的大小往外拖拉。

    他感觉後庭像是被从内而外的拉开,一种近似排泄的撕裂感让他哀叫出声。

    「啊……啊啊──」

    就在他痛得快昏过去时,突然感觉後庭一空,整个人马上虚软下来,趴在床上喘息,流出的烈酒碰到穴口细小的撕裂伤,带起阵阵疼痛。

    「呵呵呵,真是好孩子,就给你点奖赏好了。」黑羽解开他双手的皮环,改将他双手反绑到背後,两手前臂用束具捆束在一起,相连的铁链则连接真皮项圈,套上他的颈子,这样的设计使他只要一想移动双手就会勒住自己,想顺畅的呼吸就只能放松双臂的力道。

    然後黑羽命令他在床边仰躺,双腿仍是被反折束缚,但是被麻绳左右綑绑开,他的臀沟刚好紧贴床沿,甚至有些悬空。

    「主人……」他有些不安了。

    「不准让酒流出来。」黑羽抚摸着他精瘦结实的胸膛,感受柔韧肌肤下的生命力。

    喀,房门打开了,他有些紧张和羞耻,不希望他人看见自己受虐的姿态。

    「不必不好意思,这是我给你的奖赏呢!」黑羽轻道。

    「嗯……」

    勉强可以看见一个奴隶走到他大开的双腿间跪下,他紧张羞愧的呻吟。

    「好好舔,把里头的东西喝光,好好服侍他。」黑羽的声音刚落,温润的触感触碰到敏感的菊蕾。

    「啊……」惊喘,他难受的挣扎。

    柔软的舌,在穴口舔弄挑逗,然後入侵……

    「啊、啊嗯……」他扭腰想避开,分身却被黑羽握住,湿润麻痒的舌灵活的钻进密处,柔软的唇极力吸吮,呼吸的鼻息呼在股间让他羞怯欲死。

    「小宠物害羞了吗?奴隶不该有羞耻心的,你只要享受就好,叫出好听的声音来听听。」

    「啊……啊嗯……哈啊……」顷刻间,他放下自尊,极力弥补刚才让黑羽不满意的地方。

    在菊蕾钻动的舌头像小蛇一

    分卷阅读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