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5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75

    不适应……”

    他微笑一下,伸手缓缓按压两人连接着的部分,他按摩着菊穴的入口绑他放松身体,同时更加用力地爱抚那对小球和已经完全充血的分身。短短续续的抽息渐渐变成呻吟声,他这才开始逐渐用力地抽插下身。

    全身都因为欢爱而颤抖的皇帝双臂痉挛般地抱住他的肩背,口中泻出让他自己都脸红的声音。

    “嗯嗯……啊……啊……嗯……明……明辉啊……嗯嗯……”

    “……还会痛吗……皇上……”

    “……嗯……不、不会了……你可以、再用力一点……插进来……啊……”

    “皇上,我爱您,您知道吗……”

    “嗯……哦嗯……啊……哈、呼啊……我……我知道……啊啊啊……”突然被抱起腰,以几乎要贯穿他的力气用力地插入他的体内,皇帝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和不由自主的摆腰相迎。他抬高腰迎合对方的进入,被反复摩擦的内壁所带来的激烈的快意令他几乎要再次昏厥。

    “皇上……”宋明辉低吟着,炽热的嘴唇摩擦他的耳轮。

    “啊……啊啊……嗯……别……别……啊啊别叫我……皇、上……嗯……啊啊啊……”皇帝颤抖着激烈地挺起腰把爱液射在抱着他的男人的身上。

    “我爱你,廖暮……我爱你……”他呐呐着也射在他的身体里,紧紧拥住似乎已经失去意识的爱人。

    这是皇帝在失去意识以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马车上,上官鸣受不了自己的哥哥和长闲阶的眉来眼去,就干脆地把他们俩的手叠放在一起,然后掀帘坐到马车外面了。

    震惊过后,上官清果然如长闲阶所料,顺利成章地昏倒在他怀里。

    上官鸣没有理会自己哥哥昏倒后,长闲阶震耳欲聋的怒吼,而是捞起自己腰上的半块玉佩,深深凝视着这块乌玉,仿佛透过它看见了它原先的主人的那双深邃的眼睛,那个有妇之夫的眼睛。他已经失踪一年了,自从那次和边塞的少数民族大战之后。

    但是她依然相信他还没死。

    渺渺长空,烟波千里不绝。有情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babsp;: 1437 : 混乱朝廷之上官篇

    : 1435 : 壮阳10步

    一起挤出来吧

    我大二时很穷,因为我家里没什麽钱能供孩子读大学。所幸那年夏天,包叔给我一个在他牧场打工的机会,供食宿而且一个月七千元,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虽然我完全不了解牧场的状况,但我仍很愿意去尝试这种乡村生活。

    包叔有两个十来岁的儿子,以及一个叫阿柏的雇工,我们五个人必须照顾叁百多头乳牛,也就是说,假如一个人完全不了牧场生活,那麽他将完全帮不上忙。因此头叁天我只能作将肥料搬出仓库的活儿,虽然它不大有趣,不过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来代替我平时的健身习惯。

    第四天清晨四点,阿柏叫我起床,说要让我见识见识挤牛奶;毕竟这将是我每天的必行任务。在搬了叁天的肥料後,我相信不管什麽其他工作一定都会比不断搬东西好的多了,即使我接下来必须每天一大清早就起床挤奶。

    阿柏介绍我一只黄毛的老母牛,「她叫金凤,她害怕挤奶器,所以我们必须用手挤它的奶。你知道我有多想把它放走吗?只不过它是你叔叔养的第一只乳,又加上它乳汁产量很多,真是!」阿柏将板凳和牛奶桶放定位,坐下说:「靠近一点,要看清楚啊。」

    我靠近他出神地看他用手抓着乳牛的一个乳房,再稳稳地轻轻地一挤,「看懂我怎麽做的了吧?」

    「啊!最好再示 一次吧!」

    「好,再看一次。」他两只手各抓一个乳房,并用着稳定的速度挤着牛奶。

    我知道此时我应该看着他的手才是,但站着的我却看尽他的前胸。阿柏是一个有着黑发与橄榄色皮肤的酷帅男子,他拥有健康的肌肉与那露在只扣一个扣子的衬衫外的浓密胸毛,此外,裤裆那膨胀部位更是他的珍贵财产。

    我发现阿柏很是喜欢穿衬衫却又总是只扣最下方那颗扣子,让人觉得他身上的衣服随时会掉下来一样。他又只穿最大size的衬衫,所以当他走路或干嘛时,我都会偷偷瞄他那紧绷的小腹和有弹性的胸肌。他又常穿那件破了许多洞的牛仔裤!乡村生活对穿衣总是不太讲究,不过我相信他裤子上的那些洞多少是有功能的。他裤子上有一道裂缝竟让我毫无阻碍地看到他那没穿内裤的屁股。唉!其实最让人感到痛苦的是我和他同住一间房,每次当他裸睡时,我会觉得若不到他那张床上我就会疯掉!

    突然我发现,当我正在幻想着阿柏的时候,他竟瞪着我,等待我回答他的问题。

    「呃~你刚问我什麽呀?」

    他露齿轻轻笑了笑,不知怎的我竟无法辨别这笑容代表什麽。

    「我说,你想不想试试看啊?」

    「啊!好啊!」於是我们交换位置,我坐下来,而他站在我侧後方,他的胯部只距离我的脸几公分而已。「快试呀!」他催促着。

    我现在应该作的,其实是靠到他身上并用脸颊摩擦着他的胯部,嗅着那男性气味并轻咬他胯下隆起的部位,让口水湿润他那件已褪色的裤子,品 他的男性。

    不过我仍压下这股欲望,毕竟我不能失去赚取学费的机会,此外,至今阿柏对我所放的饵都还没作出任何反应,我必须得到他友善微笑之外的东西。

    我将注意力转回乳牛身上,在它的乳房用力挤着牛奶。

    阿柏看出我的困难,用肘推了推我说:「你才第一次挤牛奶就能这样已经不错了!剩下的我来挤。」他坐上凳子有效率地挤着。我专心地欣赏着他的手,多麽希望他的手是在我身上工作!总比挤那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神经质老母牛好多了!

    保尔将牛奶桶放入冰箱,告诉我:「现在我教你挤其他乳牛的奶。」

    那实在是太简单的工作了!多亏包叔有先进的挤奶机器,因此我只需把乳牛的乳房接在机器上就可以了。

    接下来我只需在牛群间看挤奶器有没故障,并在牛的乳汁快挤光时给予按摩,看看奶是不是已经挤完。这工作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会让人觉得厌烦!我有太多时间在剩下的挤奶管上研究着,我想,会有谁不想「接上」挤奶管呢?当我想到这,我的老二逐渐变硬。挤奶管并不粗,不过我的老二也没多粗呀。我觉得我可以先涂上凡士林,再将半硬的 接上挤奶管。我瞄了一下阿柏,他正在牵牛,偷偷望着他那破烂牛仔裤下的浑圆屁股,我总需要一些发 啊,尤其是那欲望所造成地狱般的痛苦。於是我决定今晚要偷偷下来试试,我一

    分卷阅读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