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52

    定的鏡子前,靠著鏡子,用兩手的食指和中指最大幅度的撥開他那淫亂的浪穴,離的鏡子這麼近,連自己都能看清充滿精液的內壁模樣。年輕男人的腦子裏現在什麼也沒有,只有身為性奴隸的自覺。

    “請….請主人們將大肉棒塞進性奴淫騷無比的浪穴裏”年輕男人用淫蕩的姿勢邀請士兵們的進入。

    “塞進去就行了,你這個浪逼光是塞著不動就滿足了?”

    “還要在浪穴裏來回操,然後請把精液射在性奴的淫亂身體裏”。年輕男人將穴口又擴張了些誘惑這些士兵的快速進入。

    一個士兵抓住年輕男人的頭髮:“要怎麼個操法,說清楚”

    “粗暴的…..請粗暴的操性奴”

    雙腿被兩個士兵拉的更開,兩根男人繼續操進了淫洞,狂暴的抽動身體,終於年輕男人在這樣的抽查下射出了白液,接著又是一波,每次都是兩根操穴,其他人輪流,年輕男人已被姦淫的語無倫次,只追求肉體上的快感。

    “哈….啊啊…..再來……性奴....的....浪穴裏…..啊啊…還能…還能再深點….恩恩”

    “嗯嗯…不要停….主人…的大…雞巴….在性奴的…浪穴裏….好…好厲害,幹死….幹死性奴,性奴的騷穴裏…..都是…..主人….主人們的…..精液。”

    “性奴….性奴的.....騷穴...是給主人們….操的”

    淫蕩的話不絕於耳,又一陣經驗射在了身體裏,年輕男人逐漸失神,然後陷入黑暗。

    等自己醒來時發現已經被關在了籠子裏,身上的精液被洗淨,但屁眼裏還存留著大量經驗,昨天的表現,子民們應該是保住了吧,只是自己已經淫蕩的比妓女還不如,用手伸進自己的屁眼想要掏出淫液,但已經被操的過於敏感的洞穴又讓自己的肉棒硬了起來。夜晚大家都就寢了,這裏只有自己一人,只能用手指來滿足自己的淫欲,只是現在的身體手指已經滿足不了自己了,

    痛苦的熬到了第二天,他被帶到了特羅王的餐桌前,特落網命他含住那根巨根,特羅王的老二是特羅城最大的,足足有28cm,年輕男人一口含住巨根,慢慢深喉,規律的套弄,不時用舌頭輕吮敏感點。

    “浪逼你真會舔,還不把騷逼轉過來給我操”特羅王的老二完全硬了起來,碩大的可怕。

    年輕男人在餐桌下轉了個身,用口水把睡了一晚的賤洞弄濕,靠著留在體內的溫潤精液潤滑,將特羅王的大老二慢慢引導向濕穴。

    特羅王沒有給年輕男人慢慢適應的機會,找到入口後一個挺進,超大雞巴進去了一半。

    “啊啊啊啊…..浪穴…..浪穴滿了……”年輕男人在桌子底下痛叫了出來。

    “滿個屁,全部操進去了才叫滿”特羅王又是一頂,還留下一小截餘根留在外面。

    屁眼已然見血,年輕男人痛苦的叫著:“啊啊啊….賤穴壞了…..賤穴要被刺穿了”

    池畔的年轻人 by: 不详

    出游泳池,准备打开脚踏车的锁匙,……左眼余光就看到那三位年轻人跟着走过来了。

    原先,在池畔之际,他们就在注意着我了;也可以说是:我也在注意着他们,而且,我也早就发觉到他们在注意我了。

    已经有半年多没玩了,未料此际却心里一阵骚动,连泳裤裤裆里的那话儿都有了动静!贴身的泳裤都遮不住了!一方面自己都觉得很讶异:怎么会这样呢?不是早就心如止水了吗?另一方面,身体则不敢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坐在池边,生怕一浮出水面就要被别人看笑话了!

    「让它慢慢的消下去吧!」自己这么想。可是,事实却非如此,他们的形像一直在我眼前幌来幌去,而我的裤裆竟越来越撑!已经到了非常「庞大」的程度了,这时如果爬上池岸的话,肯定会惹来一大群人的异光!而造成此一异常现象的原因,则是那三个年轻人越游越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各自拥有的英俊的面庞、厚厚的肩膀、硬实的肌肉,以及厚实而有弹性的屁股!「哇!真棒!真雄美的体魄啊!……真是棒啊!……和我那小友真是相得益彰、不遑多让啊!」在游泳池里想念起我的小友,令我一发不可收拾!心头为之悸动、心底则是一阵骚动!

    提起我的小友!哎!真是浩叹再三啊!……我已五十出头了,四年前,遇见我的小友,那时他才廿六,我们共同度过了三年多的美好时光,直到他变了样,越来越大胆、越来越凶悍,不仅对我是不假颜色,甚至还带来不三不四的人来硬要我陪他们玩多p的游戏。我起初是勉强的投其所好,不得不答应他们所有性游戏的要求,但,他实在是太过份了,各种花样百出,令我忍无可忍,才狠下心来提议分手,而且,我主动搬离了台北,来到中南部小城。……那已是半年多前的事了。此时此刻,看到那三具年轻、健康又充满男性阳刚美的身体,竟令我沉伏已久的心又浮动了起来!「啊!年轻的……年轻的身体!年轻的阳具!年轻的力与美!是多么的令人向往与羡慕啊!」此时的我,已将小友最后那段期间所留给我的所有不快都抛诸脑后,我又开始欣赏着年轻的活力与干劲!竟至不敢动弹!(你们该知道我为何不能动弹吧

    「老爹!您好!需要帮忙吗?」身边传来三位年轻人当中一位礼貌的声音。

    「噢!不用了,年纪大了,手脚不灵活,没关系的,一下就开了。」

    脚踏车的锁打开了,我推动车子,正要跨骑上去。还是那位年轻人,他又说了:「您年纪一点都不显得大啊!刚才在池里看您的姿态挺棒的呢!」

    「谢谢你的夸赞啦!你们也都游得不错啊!」

    「是吗?您也有在注意我们吗?

    「糟糕!」我在心里面说:「一句话泄底了…,」

    我边走边推着车子,他们三人竟也跟了上来。我只得说:「你们还不回家吗?」其实,这时我心里竟在盘算着要如何才能和他们搭在一起呢!但尽管心里这么想,表面却仍不敢稍动声色。

    「我们就住在这附近。」还是原先那位年轻人在说话;他的身材真是标准,约莫175公分、70公斤出头吧,体格匀称,面庞棱线十分明显,似乎是很有个性的男生。「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有个性、有毅力……像极我那位小友……」他接着说:「老爹!天气这么热,到我家去休息一下吧!」

    我略微迟疑了一下,另两位年轻人立刻上前来,抢着把我手扶着的车子给牵了过去,原

    分卷阅读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