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44

    「啪!」高原的巴掌在我的臀肉上大力拍下,「烂货,有这样招待客人的吗?好好给我扭你的屁股,嘿嘿,妈的你这烂货就是贱!」

    「啪!啪!」又是连续几巴掌下来,高原的大肉棒在我的肛门里已经开始进进出出地抽插起来,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抽动的肉棒给带动起来,身子情不自禁地随着它的节奏扭动。

    「啊……哈……哈……好……好涨……哦……」我的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屁眼……好热……再……再用力……哦……哦……」

    「好!如你所愿!臭烂货!」高原抽动得越来越快,同时也不断地拍打我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沉浸在这种快感和痛苦同时的感觉里,已经欲仙欲死了!

    「啊……不行……不行了……哦……又……又要高潮了……哦……哦……」

    巨大肉棒的征服,短短的时间内,竟让我达到了两次高潮!同时,高原也是又一次加快了奸淫抽插的速度,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体内的肉棒在膨胀,他也要射精了!

    果然,不一会,高原就吼道:「妈的,太爽了!玩你比玩路边的鸭子还过瘾啊!我要射了!好好给我接着!」

    「是……哦……」我也忘情地大声喊起来,「请……请射进来!哦……射在我体内吧……我……我要你的……精液……哦……」

    「操!」高原大吼一声,大肉棒终于一下干到了底,我可以感觉到一股大量的精液在我的身体深处口喷射出来!直接灌注进我的身体深处内!

    「哦……」我舒服地吐出一口大气,整个人终于软在了办公桌上。

    「嘿嘿」高原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的乳头好一会儿,才起来穿上裤子,同时说道:「张烂货,你服侍的不错哦,以后一定会常常光顾你的,记得精液别流掉了,那个人会检查的!啊哈哈……」

    那个人?那个人是谁?我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但是,已经太疲惫了,已经没有精神去想了。

    我就这么休息了一会儿,才穿回衣服,回家去。

    被俘虜的皇子

    被俘虜的皇子

    “快點,把屁眼打開”一個粗壯的男人不客氣的命令著一個年輕男子,年輕男人的身材勻稱,肌肉線條清晰但並不雄壯,此刻正被粗壯男人摔在地上。

    年輕男人只著著一條內褲,在肉穴的部位被剪開一個洞,他慢慢的將兩手食指伸進後穴中,將腸壁兩端向外擴張,讓粗壯男人可以清晰看到裏面的樣子。

    粗壯男人舉起自己的巨根就往年輕男人的小穴塞去。

    “啊。。。。。”突然的進入讓年輕男人叫出了聲,但隨之而來便感覺到男人的大根正在自己的小穴裏壯大,已經被調教到只要一刺進後洞自己的那根就會勃起,奴性的身體已經不懂得反抗。

    “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主人….性奴好舒服….”年輕男人忘情的叫起

    粗壯男人看見年輕男人如此淫蕩也放開了膽子,更加使勁擺動臀部,刺得更深,直頂到前列腺.。本來還以為只是說說的,沒想到他們特羅城竟然真的有公眾性奴,原先還擔心是不是有被耍的可能性,但現在看來不需要顧忌這麼多,這個男人淫蕩的叫聲證明了一切:“你他媽真是賤,以後一定天天來玩你”。

    “啊…..恩恩…..好爽…..爽….不要停….繼續….啊…..主人,再操深點…..”年輕男人完全不顧恥辱在碼頭邊求著粗壯男人給他更多。

    “啊……看你的叫得這麼爽,就把精液都給你了”粗壯男人一個仰頭把大量的精液送進了男人的直腸。

    “嗯….嗯….啊…啊….”

    年輕男人的叫聲引來了碼頭邊其他在幹活的工人,看到這淫糜的戲碼,在碼頭上幹活的漢子們個個都翹起了大雞巴,粗壯男人剛抽走巨根,另一根足有差不多有21cm的巨根又插進了年輕男人的屁眼裏。

    經過剛剛粗壯男人的潤滑,很順利的就進入了,但空間還是有緊窒感,男人沒有多停留,開始擺動了起來,其餘的人也沒閑著,將年輕男人的背心撕開,摸起了乳頭,還有的男人讓年輕男人的手握自己的雞巴,年輕男人的嘴裏也含著碼頭工人的雞巴。

    不知道被輪奸了多長時間,四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戰局,直到傍晚時分,人才漸漸減少,最後只剩下年輕男人一個全身赤裸滿身精液躺在碼頭邊,後洞裏不停留出白色液體。

    兩個士兵樣的人把這個年輕人架起拖進了一座宏偉的宮殿中。

    “報國王,奴隸帶到”

    一個漂亮偉岸的男人坐在用黃金製成的龍椅上,俯視地上趴著的男人,皺了皺眉頭:“怎麼是昏的,給我弄醒”。

    在冰水中年輕男人慢慢醒來,看到龍椅上的人後吃力的爬起身體。

    “爬過來,我要檢查你的淫洞”偉岸男人用高高在上的口氣對年輕男人命令道,這個有著皇族威嚴的男人便是特羅城的主人特羅王。

    年輕男人慢慢像狗般爬到了特羅王的腳下,轉過身體,抬高臀部,讓男人檢查今天被操了一天的地方。他在這個國家已經不能作為有尊嚴的人活著,而只能作為一個供人發洩性欲的性奴,在經過近一年暗無天日的調教,他已經深刻認識到了這點,心裏在痛苦的哭泣著,“父皇對不起,我的子民們對不起,不能為你們報仇了”。

    “臭狗,你忘了規矩嗎?”特羅王不留情面的用腳狠狠踢著男人的屁股,白嫩的屁股被踢得通紅。

    年輕男人用雙手打開自己的屁眼:“請主人檢查性奴的賤洞”剛剛有些緊縮的後穴由於外力的擴張又有一股白色的精液流出了屁眼。

    “屁眼開的大點,今天幾個人上你了”男人取過僕人遞上的辮子抽打年輕男人。

    “啊……性奴不記得了….啊……”年輕男人將淫洞用力的擴張,害怕的回答。

    “不記得了?哼哼哼,不記得了知道要受什麼懲罰嗎?”男人陰險的笑起。

    年輕男人驚恐的出聲:“請….請原諒我的子民,請不要殺他們,主人,我求你”

    “你拿什麼求我,就拿這個爛屁股嗎?”男人將香蕉塞進了年輕男人的屁穴,用手抽插起來。

    “性奴…..性奴明天一定記得,請饒了他們”年輕男人不能再讓他的子民受到傷害了,他們都是無辜的,他這個穆斯國的落魄皇子已經無力失去了一切,唯一剩下的只有那些用自己的身體換來的剩餘子民們的性命,現在只要還有穆斯國的子民,他們的國家也許還有重建的一天,這個願望被深深地埋在年輕男人的心中。

    “明天?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特羅準備下令誅殺斯穆國的逃民。

    “啊….主人,叫我做….什麼都…行,啊啊啊….請放了他們”香蕉在體內抽動著刺激這具淫蕩的身體,令講話都變得斷斷續續.

    “你

    分卷阅读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