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39

    那层湿润的绢帕上,在靠近先端的地方。

    刚几乎连喘气都不敢大声。

    冷汗从他的额际滑落,肌肉紧绷。

    后庭甬道中的川又涨大了几分,好明显……

    他的硕大是那么的火热,而自己的身体那么冷……

    刀锋缓慢地割开那层绢帕。

    因为有那些胶带的保护,川很清楚用多少力道,足以让不是紧附在上的绢帕为快口所撕裂同时也不会伤到刚的身体。

    刀锋所过之处那轻轻的织锦被撕裂声和连川自己都没发现的,握着他花茎手掌的颤抖。 从他半眯地眼睦里看到的,去掉白色后清楚现出那红地微微泛紫的东西。

    刚看着自己的花茎,突然一种怪异的刺激感和兴奋冲上脑门。

    那种赤裸裸等待别人来任意宰割的放松。

    一但他的神经放松下来,快感就象浪头一样席卷而来。刚开启双唇,不停地喘息。

    那里好紧,不只是川的手掌,还有那象薄膜一样的层层 胶带。那些都在阻止他达到顶峰。

    晃忽间他甚至想冲出包围迎上川手中的刀……

    “嗯………嗯嗯…川…”

    “川脸上也有汗流下,那是忍耐的汗水。

    他忍耐着自己的敏感在刚的甬道中不断被内壁挤压和摩挲。

    还要忍耐手中的刀锋的力道控制………

    对一个嗜虐的s来说……艰难的忍耐啊…

    将从刚私处弄下的破布丢开。 川隔着胶带爱抚刚的勃起。

    “川……”他发出难耐的呻吟。带点故意地收缩甬道。

    川握刀的手微微一抖,原本靠在胶带上的刀尖稍稍刺破了透明胶,蛰疼了刚。

    “啊………”他的腿打的更开,紧咬下唇。

    川沙哑的警告响起。“我不是说了不准乱动吗?”用力将橡皮塞按进铃口。

    “嗯……呜呜”刚呜吟着点头,他快被逼疯了。

    “不听话啊,那继续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川冷硬地说道,丢开美工刀,手指摸向胶带的起源撕口处。

    “那我们拆绷带好了……”(大汗,某k不知道这样的手术是不是要上绷带……各位就将就看了……溜…)他拉起那头,随意地缓慢地将胶带从刚的花茎上撕下来。

    粘合处拉离的疼痛与因减压而越发明显的欲望折磨着刚。

    从自己的先端部分开始,一圈圈一层层的胶带被川拉开。

    那火辣辣的感觉灼烧着他仅存的神志。

    “啊啊啊啊……几乎是小声哀叫着让川结束这一项流程。直到长长的胶带从他的私处离开。

    刚就象从水里捞出来的鱼一样拼命呼吸。唾液不受控地自嘴角滑落。

    充血的花茎无助的在那里挺立,自行细微地抽搐。

    很长时间的忍耐让刚一时间失去意识,错过了川快速拔掉铃口中橡皮塞的瞬间。

    在刚体内的分身早就重新变硬变大的川用指腹圈着刚的花茎先端,撞击着他的下体。

    绝对的乖巧和顺服,那柔软的内壁自动的包围和吸附着他的分身。

    刚口中发出细微的声响,不自觉地应和。

    不过…游戏还没结束呢………(汗…我是不知道节制的某k)

    从匣子里找出一只带有短短软毛的类似牙刷的小刷子。

    一手钳制住铃口的喷发,一手用软毛的那头轻轻在敏感的铃口处来回刷动。

    “啊………啊啊啊啊啊”象害了急病似的,刚痛苦地呻吟着。甬道连续地剧烈收缩。内壁在川的分身上摩擦,推挤。

    “想我放手吗?”

    “嗯………想…川…啊啊…啊”刚已经被弄地哭了出来。随便川说什么他都服从。他现在只要能射精…………

    “说………说你想要什么?”他刚才说过了不是吗?等一下就要他一起说的。

    “川………啊……求求你……放…啊啊… 呜……放开……让我射…让我射!………呜呜呜…嗯” 哭泣中刚喊出这些话。

    川满意达到了目的。

    重重地刺激了一下他的顶端之后,放开手。

    “啊啊啊啊啊啊………”刚达到了游戏开始以来的第一次高潮。

    浊白的精液喷溅出来,从他鲜红的铃口里。

    因为曾经的割皮手术使得川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瞬间。

    极致的收缩让他也同时在刚的体内射出。

    湿润滑腻的体液从他们交合的地方渗漏出来。

    “嗯…”刚无力地瘫软在川怀里。他已经精疲力尽了。

    川慢慢回复过来,解开刚身上的敷绑。

    抱着刚去把自己弄干净。

    在心里提醒自己等一下要把刚才得到的灵感记下来。

    想必定是一本畅销的新书。

    看看怀里一脸疲惫的刚,川再一次觉得他现在的生活其实和他想要的那种“国王”的生活没什么两样…………

    -end-

    淫奴 (无码版)

    我叫张浩,今年22岁,是个小型私立学校的教师。我的相貌还是很英俊的,178的个头,追求我的女人也很多,但我还是单身。因为我不仅是个同志,还有一项不为人知的嗜好——sm。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幻想着自己被许多男人肆意奸淫凌辱,任他们粗暴地蹂躏我的身体,用粗壮的大肉棒干我的屁眼。也许是我太淫荡了吧。以前交过几个男友,都无法满足我,只好分手。

    当然平时在外面我会穿得很端庄的,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h市男子私立中学教师,所以我平时会是一副正经的样子,虽然常常在没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书刊时忍不住心跳加速,但至少我还能强板着一张脸教训他们。

    一、

    「唔……好舒服……嗯……哦……哦……」我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头,一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屁眼,dvd机里还放着激情的色情电影。没错,我在手淫,我是个淫荡的男人,这样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

    「唔……啊……啊……啊……」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两根手指深深插入肛门中抠弄,揉捏乳头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但我的屁眼却越来越痒,手指已经满足不了了,「真想……插入……大肉棒……哦……哦……」对了!黄瓜!我想起早上买的黄瓜还没吃,忙找了出来,黄瓜足有三个手指粗,瓜身上还有一粒粒突起,我看得淫水猛流,忙将稍细的一头对着自己的穴口,轻轻推进去。

    「哦……好……好粗……啊……」我一边抽动黄瓜,一边幻想自己正被人猛干着。黄瓜在满是淫水的肛门里抽动,发出「噗兹噗兹」的声音,我越抽动越快,终于,我泻身了,身体不停颤抖着,享受着这高潮的快乐……

    二、

    第二天休假,睡得挺晚的,已经八点多了,爬起来洗梳一翻后,决定去买份早餐。

    回来时看门的老头递给我一个邮包,我回到家拆开一看,大吃一惊,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地上。足足有一迭相片,全是我平常手淫时的「艳照」,每一张都清晰无比,其中还有几张正是昨天晚上

    分卷阅读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