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调教之木马淫乱(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20

    了。」

    锁链被拉直,青年的大腿再次被左右扩大。保持着匍匐前进的体态想逃跑的青年,终于到墙边时被追了回来。

    「逃跑是没用的。好拉,用力张开腿吧。」

    「再用使劲地拉。」

    「啊。真是卑微的姿势。」

    男人们一边揶揄着青年一边很大力地拉锁链。已经没有逃避的余地的青年的上半身被强迫摆成不自然的形态,拉到无法再开的双腿,全身的肌肉开始吱吱嘎嘎的响起来。

    晒黑的如天鹅绒般的皮肤冒着冷汗,青年的身体简直象陶器散发着美丽的光泽。

    「要放入了。放松点!」

    这一瞬间,从青年的喉咙被拧出的哀鸣声,与到现在的为止的完全不同。

    这是只有屁股被最粗的物体打开到极限的人才能发出的声音。

    肛门非常艰难地咽下男型的尖端,括约肌一气扩大。

    「只是开头而已。马上要插到最里面喽。」

    男人将象圆柱一样的橡胶棒更加用力塞入,伴随着青年的呻吟一边旋转着插向更深处.

    可是因为前方有了墙,青年不得不将上身挺起背部象弓形弯着。

    「这姿势真不错……」握着锁链的男人感叹。

    青年大腿内侧的筋象要贲出般的扩张着大腿,仿佛故意显示那绷紧的胭脂红色的奶头一样地向后仰着胸。发出奇怪的呻吟声的僵直的身姿,让人觉得他正在想着什么。

    「还想更往里头一点,这里更舒服,是吗?」男人那样问着,同时粗暴摆动起男型。

    「呜…….啊啊啊啊啊啊!!!!」那是已经不能说是哭声,而是号淘大哭了。

    男人象狗摇尾巴一样的上下左右地转动粗棒的话,青年开始嚎叫。

    「看哟,这个家伙射精啦。这么舒服吗?」左右的男人们拥挤着窥视起青年的股间。

    从持续激烈的运动的男型的作用下,被拘束的肿涨起来的青年的肉棒可以看出,铃口连其内侧粉红色的嫩肉都可以看见的张开着,随着男型的运动持续的射精。

    这与本人的意愿无关,完全是前列腺被物理地按摩所形成的射精,不过,确实给予了青年象暴风雨一样的快感。

    「啊啊………啊…..」

    凡是有头脑的人都能看出的青年那粘满泪水和唾液的脸上,带着痛苦和又难以言喻的快乐。

    「感觉不赖吧?快乐吧,下面把更粗的东西放入了。下一个是等了很久的拳交。把我们的拳头塞进你的屁眼.」

    男人把男型更加向里头推进,青年翻白眼昏过去。

    尽管如此还勃起着的肉棒,由于男型被猛的抽出而产生的冲击又开始了不知是第几次的射精。

    温柔地sm我

    此地文章皆为强h、sm的耽美文,请确定您年满21岁。

    请自备纸巾,如造成失血过多等后果本版概不负责!

    欢迎贴文,谢绝清水、繁体及非文章贴!

    留言板

    [258] 暗黑下品——木马

    --------------------------------------------------------------------------------

    在冰冷的混凝土硬地上,男人用手指打开俯卧在那里睡觉的青年的屁股。那个地方刚刚被三人轮奸过,很红地肿着,而青年的身前的东西则非常可怜地耷拉着。

    “早上好,昨天还真是混乱得厉害啊。”男人的手指从青年的尾骨慢慢地描背,然后爱抚到脖子。青年的双臂被皮质的拘束环倒扣在背后,一动也不能动,根本不能逃跑。尽管被反复蹂躏而显得疲劳不堪的青年,还是瞪视着男人。男人抓住青年的下巴,品味着青年的愤怒和斗志,高兴地笑起来,这样的话,今天的调教肯定也能非常享乐了。

    虽说刚毅,但青年的脸颊上到底还是留着昨天泪痕。男人顺着那个抓住他下巴的手指前进,和善地擦去青年脸上的眼泪:“那么是谁一边哭一边呻吟,一边被犯一边射精的呢?”对男人那种言辞,青年的眼睛充满了不安。

    昨夜,他被侵犯了处女的肛门。四肢无论怎么闹腾还是被死死摁住,然后一大堆人把他的身体拉开来。最初很紧的括约肌,也在反复的蹂躏下不知不觉地松弛。并且在最后,一边被侵犯屁股,一边却勃起了,而且被拼命反复地捋到连续射精。青年一回想到那种疼痛得快感就憎恶着自己。

    被做得很彻底的兴奋,这样的身体反应是他难以容忍的事情。

    “真喜欢你那个淫乱的窄小的屁股啊,我和部下们,从你的屁股得到了非常大的满足。”男人一边猥亵地说着,一边很快地舔手指,青年惊悚地缩紧了身体。

    “呵呵,你明白我要做什么嘛!对了,你猜对了哦。”

    食指被正确被按到括约肌中央,扑哧一下扎了进去。

    “可恶……”

    “就是这里了,你最淫荡的地方了。”

    “……呜……”

    库呲库呲的下流声音持续着,青年的背和屁股的肌肉不断痉挛。

    被搅拌着体内的前列腺,甜甜的麻木潮湿扩展到青年的下半身。

    男人看着青年一边带着那种必死决心般的表情,一边克制不住拼命地喘着气,感到非常满足,便拔出手指,闻了闻味道:“啊呀,好像我的部下已经结束了扫除啊。”

    在男人返回这个地下室的一个小时前,天还没有明,男人的部下们的手抓着青年,进行灌肠。装满了800cc甘油溶液的巨大注射器把所有的溶液注入了青年的体内。

    而且,部下们一边痛骂着青年因为溶液量大而流出体外,一边继续把溶液注入那快要爆炸的屁股。然后把青年抱起提高在水桶之上,好像小孩小便一样让他进行排泄,青年足足排泄了五分钟,这又遭到了再次得辱骂和嘲笑。在这种状态下,青年虽然一边不住地射精,一边却只能以必死的心态忍耐。

    男人的手指再次抚摸青年屁股的山涧,轻轻地问:“怎么样?小可爱,心情如何?昨天给你完全放进去的精液全部都出来了,寂寞吗?”手指缓缓进入圆圆的屁股洞,从中间钻入,一直到达前列腺的入口,男人的手指动了两下,翻开前列腺。

    这种刺激让青年咕咕地无法说话:“干……不要……”

    “以后会再给你灌得,今天么,你的屁股只要驯服地期待着就行了。”

    被骚动着前列腺,和捋阴茎完全不同,那是种令人着急的快感,好像被直接玩弄着快感的起源的神经一样强烈的感觉。这使本来都是作为男人主动的青年有了一种极端相反的“被侵犯的感觉”。青年只好把自己的额头用力地压在混凝土上,让那个疼痛来打散快感。但是从鼻子里漏出来的像撒娇一样的呻吟,哆嗦的屁股,以及比什么都快开始勃起的阴茎,确确实实告诉自己已经感到了屁股被玩弄的事实,已经得到强烈的快感。

    “好

    分卷阅读20

    -